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29章 故弄玄虚
    第1229章 故弄玄虚   

    人群中还有人指着付心寒说道:“我记得没错的话,昨天就是这个年轻人,也想去捡漏那把轩辕剑,后来还和陈少打起来了。

    这个人的眼光应该也很厉害的,我倒是觉得那个铜镜说不定还真是个好东西。”

    

    “就算是好东西,它能好到什么程度,能比肩人家陈家那把具有神通的聚灵幡吗?

    不可能的好吧。”

    

    台上的陈云秒听着下面的人果然大部分都在嘲笑付心寒人傻钱多。

    

    此刻陈云秒继续说道:“我们姑且就给这位手脚大方的付先生一些面子,就算他买走我们家的铜镜能值五个亿,从我们家柜台里买走的东西,又拿过来和我们家的法器角逐高低,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吗?”

    

    陈云秒又是一阵窃笑,他这次的目光不仅仅是看着付心寒,还看着宝洛阳和宝苍隆。

    

    “宝家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情,哦对了,是不是宝苍隆宝总,您还被蒙在鼓里吧,这不会是你儿子宝洛阳和付心寒的想法吧,这样吧,我们陈家允许你们更换一次法器,拿一样像样的法器上台再和我们家的聚灵幡比试。”

    

    宝苍隆面不改色,面对陈云秒这个晚辈的挑衅,宝苍隆只是淡淡哼道:“我们宝家拿出的展品法器,就是这面铜镜!”

    

    “自讨其辱!”

    陈云秒最后吐出四个字,然后抱着胳膊稳坐在了椅子上看台上宝洛阳最后是怎么打脸的。

    

    此时十位评委中有位胖老者说道:“宝家的少东家,你也别光站着了,给我们介绍介绍这件铜镜法器吧。”

    

    这下可是把宝洛阳给难住了,宝洛阳什么也不知道啊,付心寒只对他爸说了,还是悄悄话。

    

    “我???我???”   

    台下陈云秒继续冷嘲热讽道:“要不要我请我们家伙计上台帮忙讲讲啊?”

    

    此刻那位胖老者已经走上了台,他盯着这个铜镜说道:“我替你讲讲吧,这面铜镜叫做东北乾坤镜,据说满月时分,用这盏镜子去照东北的名川大河,铜镜中一旦照到满清龙脉的脊梁,就会铜镜龙脉山川都发出光芒相互呼应。”

    

    这胖老者是钻研古文化的,对各朝各代的文化,尤其是隐秘、野史尤为了解。

    他自己也是一个古图腾鉴定大师,认识全球两百多种图腾。

    

    胖老者继续说道:“华夏出土的东北乾坤镜,一共有三百多个,你手里的这个,只是其中最为普通的一个。

    而我之前说的那个传说,也仅仅是个传说,想用这个镜子找到东北龙脉脊梁,还真不如用寻龙诀来的快。”

    

    台下有人就问道:“那您的意思是,这面铜镜,根本就不是什么稀世之宝,根本不足以和人家陈家的聚灵幡同台比较?”

    

    胖老者又看了一眼那个铜镜,他说道:“这面铜镜,恕老夫眼拙,没看出哪里???”   

    也就在这胖老者话说到一半,付心寒忽然开口说道:“老先生,请允许我讲几句可以吗?”

    

    之前陈云秒当众指过付心寒,那胖老先生也知道这个铜镜是付心寒买的。

    

    他想听听这个花五个亿‘冤枉钱’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此刻付心寒走上了台,他从宝洛阳手里接过铜镜,然后又对宝洛阳说道:“刚才那边我看有卖各种兽血的一家展柜,你去帮我买一两猫头鹰血。”

    

    猫头鹰这种动物比较诡异邪性,在东北地段,就有用跳大神的用猫头鹰血来破除邪祟的。

    

    也有一部分带邪性的法器,也是要用猫头鹰血来浸泡。

    带邪性的法器不见得就是邪物,正派有些术士就喜欢用以邪破邪的术法。

    

    所以本次法器大会包罗万象,自然也有卖各种兽血的,其中就有猫头鹰血。

    

    宝洛阳不解问道:“你要那玩意做什么?”

    

    宝苍隆在下面呵斥道:“让你去买,你就去买,费什么话!”

    

    宝洛阳都快郁闷了,不是说让我上来风风光光,然后打陈家人的脸的吗?

    现在我怎么变成跑腿的了?

    而且连问题也不让问。

    

    宝洛阳一阵叹气,几分钟后,他提着一瓶子发黑的透明玻璃瓶走了回来。

    

    “猫头鹰血给你弄来了,还有什么吩咐吗?”

    宝洛阳就跟个打工人一样问道。

    

    付心寒淡然笑道:“没有了,宝少总,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也是你打别人脸的时候了。”

    

    付心寒说完后,他忽然把这瓶子猫头鹰血倒在了这个铜镜上。

    

    下面人不解的看着付心寒的行为,心中都惊诧道:他这是干什么呢?

    

    当付心寒把猫头鹰血完全倒在这面铜镜上后,付心寒把铜镜放在了桌面上。

    

    他说道:“大概需要几分钟时间,请诸位等候下。”

    

    台下的陈云秒对付心寒的行为,更是用尽了嘲讽之词:“付心寒,你别故弄玄虚了,那面铜镜,它就是一面登不了大台的东西,瞧瞧你现在干什么呢?

    以为跟玄幻小说一样,滴点血,铜镜就会浮现一些特殊的东西吗?

    别做梦了,你要说书卷、图画,还有一些可能需要用水之类的东西显示影藏图案,但是铜镜,那不可能的。”

    

    付心寒也笑了。

    

    “陈少,不知道你听过清代有个叫做富摇鼓的风水先生吗?”

    

    富摇鼓,富姓乃是满族八大姓氏之一。

    

    这位富摇鼓,乃是他的汉名。

    至于说摇鼓二字,说的是每次这个人出现,就会听到咚咚的摇鼓的声音。

    

    此刻那位评委之一的胖老者说道:“富摇鼓,他是一位萨满师,萨满教驱邪镇煞,往往会用铜镜、单鼓、腰铃,这位富摇鼓在当时的奉天一代,既有威望,是当地赫赫有名的萨满术驱邪的风水师。

    此人除了驱邪,更精通制作镜、单鼓、腰铃等法器。”

    

    “其中这位富摇鼓最杰出的作品,便是一面叫做五仙拜月镜的铜镜,据说这面铜镜照到谁,就会让那个人意识进入镜子中,仿佛被五仙勾走一般。

    这种神通也在道家三十六神通之列,叫做夺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