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32章 丢脸丢到家了
    第1232章 丢脸丢到家了   

    付心寒点点头:“我听过很多关于富摇鼓的事情,仔细分析一下这个人,就会发现他这个人的性格和做事风格,极具浪漫色彩,他一生中没有老师教他怎么做事做人,他完全是按照他的听和看的书中的主角做人做事,他能够成为一个救世的好人,可能也要归功于他看的书中的人,都是正面形象的好人。”

    

    “所以你是见到那面镜子后,根据故事来推测这面镜子就是传说中的五仙拜月镜的?”

    胖老者已经对付心寒这灵活发散的大脑感到惊讶。

    

    一旁的雕津南也对付心寒评价道:“历史上真正的大鉴定家,都是学识渊博,极富灵感,往往一个故事,或者一个符号,都会让他茅塞顿开,发现很多别人根本无法联想到的事物。

    付心寒,你比我们在场的十人,至少在对法器的灵感发散和敏感程度方面,我们无人能比的过你。”

    

    之前和雕津南打赌的那位白发老者,此刻也说道:“雕津南啊,这一次,我服输了。

    我你这件宝贝疙瘩,是你的了。

    我真是没想到啊,今天哪里是什么法器大会,分明就是人才大会嘛,我看到这位小年轻,我就放心了,我们华夏文物法器界,后继有人了。”

    

    付心寒几乎是得到了十位评委的高度评价。

    

    坐在台下面的陈云秒,他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件五仙拜月镜,这件价值连城的法器,刚才就是自己贱卖给付心寒的。

    

    而且更让他觉得打脸的是,自己卖出五个亿的‘高价’,自己刚才还一度洋洋得意,一度还在肆无忌惮的嘲讽付心寒。

    

    陈云秒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他懂得让时空逆转的神通,他此刻一定会逆转神通,他绝对不会把这件五仙拜月镜卖给付心寒的。

    

    就在陈云秒想要转身离开时,他已经不想知道最后谁是标王,哪怕今天的标王是他们陈家,陈云秒心中也高兴不起来。

    

    他刚转身,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付心寒的声音。

    

    “陈少,这么着急走干什么呀,有急事吗?

    我得谢谢你支援给我的法器呀,要不是你雪中送炭,宝家今天也拿不出这么精彩绝伦的法器来和你们的聚灵幡比试。”

    

    宝洛阳这时已经兴奋的快跳起来了,他也哈哈笑道:“陈大少,别啊,再听听专家评委怎么说,好好涨涨学问,别下次再让人从你们家柜台捡漏了,太丢脸了。”

    

    “哼!”

    陈云秒双目全是愤怒,他冷哼一声甩头就走了,根本再无心思再待下去。

    

    宝苍隆这时走了过来,他对付心寒说道:“小付,今天谢谢你帮我们宝家争来了面子。”

    

    “宝门主,您客气了,我这也是给我自己出口气。”

    付心寒坦诚说道。

    

    “客气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这人不喜欢平白无故的接受别人的恩惠,你今天帮了我,我也帮你一个忙,我问你,这面五仙拜月镜上的术法,你是是否通晓?”

    

    付心寒摇了摇头。

    

    付心寒刚才动用了铜镜的两个神通,那也是极为浅显的表面神通,真正的术法,付心寒是不懂得的。

    

    宝苍隆说道:“我认识一位东北萨满教的老人,你要是信得过我,铜镜先搁在我这里,我会请人专门来研究这面镜子。

    上面的术法,我不会去学,一切搞明白了,我会把镜子还有术法一并交还给你。

    你觉得可以吗?”

    

    付心寒思忖了一下,萨满教是偏门的教派,如果是自己研究,恐怕还真不一定能研究通透。

    

    请人来研究,一来付心寒自己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二来这种顶级法器,又有多少人眼馋,付心寒也放心不下。

    

    宝苍隆宝前辈是通天教的四大天王之一,能当上四大天王的就不会是那种不讲信誉,没有底线的人。

    

    所以宝苍隆是个能信得过的人,他说不会去学,那就一定不会去学。

    

    这面镜子的使用办法不弄到手,光得到这面镜子也是发挥不出它的神通。

    

    再一个,这件顶级法器如今现世,如果搁在自己手里,多少人会惦记,如果搁在宝苍隆手里,付心寒也会省去很多麻烦事。

    

    付心寒便对宝苍隆说道:“那就劳烦宝门主了。”

    

    “没什么劳烦不劳烦的,那这面镜子,等会我就拿走了。”

    

    宝苍隆和付心寒的对话,就是当着很多人的面,这也是宝苍隆故意而为之的。

    

    他是在帮付心寒这个年轻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宝苍隆太懂了。

    

    付心寒不禁面带谢意的看向了宝苍隆。

    

    宝苍隆反而转过身子,回到了他的座位。

    

    专家评委们评审五仙拜月镜还需要些时间,付心寒趁着这个时间把宝洛阳叫到边。

    

    之前付心寒就想找宝洛阳帮忙修复谷瑶的碎裂的项链,宝洛阳那会心情差,付心寒也好开口。

    

    现在打完了陈家人的脸面,宝洛阳心里乐开花,付心寒再拿出项链时,宝洛阳便直接接了过去。

    

    “修复这串烈焰链是吧,简单,一个小时,我现场就给你修复。”

    

    “等下,你修复的时候,再把这枚紫色钻石镶嵌到那个碎裂的位置,我看过这枚紫色钻石的风水气场,属净阳,通十二山阳数,你等会修复的时候,按照阳龙回首的手法去修复,这串项链上面的烈阳气场,还会变得更为纯净。”

    

    宝洛阳是鲁班书传人,行内的之人,付心寒的说的话,他一听就懂了。

    

    “我靠,你那么懂,你自己修复不就完了,非得找我。”

    

    付心寒哈哈笑道:“你见过那个汽车设计师自己去车间打螺丝的?

    知道怎么做,和具体怎么做,这是两码事。”

    

    “敢情你把我当成打螺丝的了?”

    宝洛阳一阵吐槽。

    

    两个小时后,是位专家评审完了付心寒的五仙拜月镜,最后的评审结果也出来了。

    

    标王不是付心寒的五仙拜月镜,也不是陈家的聚灵幡。

    

    最后十位专家形成了两个结论,五人支持五仙拜月镜,五人支持聚灵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