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38章 思念儿子
    第1238章 思念儿子   

    叶迪有些奇怪:去外面坐坐?

    

    爷爷这是什么意思?

    会客厅里不能坐吗?

    非要带到外面做?

    

    而且看爷爷的面色,这个叫付心寒的爷爷并没有什么厌烦的神色,爷爷的意思好像也不是要赶这个叫付心寒的走啊。

    

    一旁的谢百年也是奇怪道:“我说老叶啊,你不让人家小付看就算了,你把人家支出去这是什么意思啊?

    不给我面子啊?

    人是我请来的。”

    

    “不是不给你老谢的面子,而是???哎???”   

    叶国辉有难言之隐,付心寒和自己那个已经过世的儿子样貌实在太相似了。

    

    他担心等会一旦自己那口子见到付心寒,心情会太激动。

    

    毕竟刚才叶国辉第一眼见到付心寒时,他也是心中很久才平静下来。

    

    如果不是谢百年和丁周一是自己的老朋友,人品都是信得过的,绝对不会有什么歪心思。

    

    叶国辉甚至都会这是不是谢百年他们二人故意耍的什么把戏。

    

    不过叶国辉看谢百年和丁周一,他们二人俨然不知道付心寒和自己过世儿子样貌相似一事。

    

    就在这时,病房里的苏老太太,也就是叶国辉的夫人的声音响起:“是老谢和老丁来了吧,都是十几年的朋友了,国辉你也真是的,老谢给我请的医生,你就带来给我看看,这毕竟是老谢的心意。”

    

    “???好。”

    

    叶国辉勉强应了一声,他带着谢百年包括付心寒走进了病房。

    

    依靠着病床上的是个一头银白短发、面目慈祥的老太太。

    

    老太太的头发梳的很整洁,五官很是端正,如果再年轻十几岁,一定还看得出年轻时的美貌。

    

    老太太的脸色虽然呈现病态和憔悴,但是老太太脸色的精气神却不是太差。

    

    谢百年和苏老太太也是故交,他说道:“苏老太太啊,都说你病的厉害,我看你面色精神,按照我们观面相的术语来说,你这叫天庭红润,这是要有喜事发生的。”

    

    苏老太太笑道:“还是老谢你会说话,你们能来看我啊,那就是喜事。

    刚才你们在外面讲话我也听到了,你是不是还给我请来了一位医生啊,让他给我看看吧。

    看看我身体还能坚持多久?”

    

    叶迪嘟囔道:“奶奶,您可不能这么说,您身体还能治好的,您可不能多想啊。”

    

    与此同时,付心寒已经走到了苏老太太的床前。

    

    当苏老太太的目光看到付心寒一瞬间,老太太的表情呆住了。

    

    付心寒的面容,和但年那个自己过世的儿子,太像了。

    

    这眉梢、这眼神、还有那个额头,而且当年叶继军过世时,还不满三十岁。

    

    比付心寒也大不了几岁,几乎是同年龄段的。

    

    “啊,你,继军,是你吗?”

    

    老太太几乎是一瞬间失神了,她双目带着泪花,俨然她是把付心寒当成了她过世的儿子。

    

    可能是老太太太思念儿子,她握着了付心寒的手,付心寒能够感受到苏老太太手在颤抖。

    

    “儿啊,妈想你了???”   

    叶迪不解的对老太太说道:“奶奶,您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认错人了?

    这个人是谢会长请来的医生而已。”

    

    叶迪没见过他过世的大伯,所以他不理解。

    

    此刻理解老太太的人只有叶国辉,他也是有些快要老泪纵横。

    他也想自己儿子的叶继军,叶继军当年是他们叶家最优秀、最有成绩的后辈,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自己儿子居然意外牺牲了。

    

    叶国辉看着苏老太太,他心中暗道:也罢,也罢,就让她能够入土前,再见到一回继军。

    

    叶国辉是知道苏老太太经常夜里会偷偷抹眼泪,她这是在思念叶继军啊。

    

    叶国辉能允许付心寒去见苏老太太,也正是抱着让苏老太太能够心中慰藉一下,哪怕眼前这个人,仅仅是个样貌和叶继军相似的人而已。

    

    “苏老太太,我不叫继军,我叫付心寒。”

    

    此刻付心寒望着老太太说道。

    

    苏老太太许久这才缓过来,她再次打量着付心寒,眼前这个人,看着也就二十多岁,如果继军还活着,现在也快五十岁了,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年轻的容貌。

    

    苏老太太一下子神情低落起来,不过她很快又自嘲的笑了笑。

    

    “是我认错人了,我儿子继军过世那么多年了,是我亲眼看着他的尸骨推进的火炉,他怎么可能复活了呢。”

    

    付心寒看着老太太的神情,付心寒心中很是不忍。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此刻苏老太太的目光再次看向付心寒。

    

    “苏老太太,我付心寒,您可以称呼我小付。”

    

    “小付,你和我那过世的儿子长的很像啊,真的很像啊,我刚才差点以为你就是我儿子继军。

    你懂医术是吧,来,你给我看看吧,看看我这身子骨怎么样?”

    

    付心寒一只手搭在了老太太的脉搏上,其实刚才付心寒已经通过望闻,基本看出老太太的大致情况,老太太的情况真的很不好,现在付心寒把脉,无非就是再确认一下自己的判断。

    

    过了几分钟,付心寒的手指从老太太的脉搏处松开,付心寒的神色有些严峻,苏老太太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很多。

    

    苏老太太和善的看着付心寒:“小付啊,我的病怎么样了?

    你有什么见解吗?”

    

    叶迪在一旁吐槽道:“奶奶,他和差不多大,他用的是中医,中医哪个不是熬成了满头白发,才能有所成就。

    这个人啊,我承认,他风水方面还可以,但是中医,我看他不行。”

    

    苏老太太说话和风细雨,她说道:“小迪啊,你不要这么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擅长之处,或许人家小付,就有治我的病的好方法呢。”

    

    苏老太太又看向付心寒:“小付,你不要着急,不要有什么负担,有什么想法就说什么。”

    

    付心寒不想夸下海口,他想了许久,他想救苏老太太的。

    

    “苏老太太,我,我也无法给您太多希望。”

    付心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