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44章 跑!
    第1244章 跑!   

    于海又沉思了一下,他说道:“你去把我在去年南方在南方投资的那家抛售了,再帮我约下马乾坤,算了,还是我自己来约吧。”

    

    次日。

    

    付心寒从出租车里下来,他看着眼前这座位于市中心的老虎大厦,这座大厦是上个世纪修建的,虽然外面老旧,但是刚才付心寒和那个出租车司机聊过,这座大厦的持有人可不简单。

    

    付心寒站在老虎大厦楼下,这座大厦的是一座半圆弧形,风水上叫做顺弓水,古代高级官员地腰带,就是这种形状的,这个布局本身就是一种顺官、顺财的风水格局。

    

    不过更让付心寒觉得有意思的是,这座大厦弧形玻璃窗外面,居然彩绘着一个虎虎生威的下山虎。

    

    难怪这座大厦名字被称为老虎大厦。

    

    虎的阳气很盛,又兼含杀气,所以虎的图案或者雕塑,大多都挂在公共场所或官堂庙宇。

    用于起到肃杀气氛,威慑歹人。

    

    不过这股气势太强,就会对体弱多病,命格孱弱的人产生负作用。

    

    付心寒看着眼前这个老虎彩绘,付心寒暗道:这下山虎,杀气可真重,这威慑的不是歹人,恐怕是什么邪物。

    

    总之这座老虎大厦的风水布局,定是出自高人之手。

    

    付心寒走进大厦,风水总会在九楼。

    九这个数字在风水上,很有代表性。

    

    九为阳数的极数,即单数最大的数,于是多用九这一数字来附会帝王。

    

    这座大厦的九楼留给了风水总会,足可见风水总会在这座大厦的主人心中的地位。

    

    今天这个日子是风水总会每月对外坐堂的日子,总会会请来十几个知名风水师,专门给京城的达官贵人,答疑解惑。

    

    不是达官贵人,是不进来这座老虎大厦的。

    

    所以说,普通人不仅仅是看病难,包括看风水,同样也难。

    

    付心寒到的时候,丁周一已经到了。

    

    丁周一坐堂位置,在整个九楼最好的一个位置。

    

    他是今天的这里名望最大的风水师,也是今天对外坐堂的所有风水师的监督者。

    

    付心寒见到丁周一的时候,丁周一正在被一群人前拥后围的恭维套热乎。

    

    丁周一和这些人客气了几句,然后就把付心寒请到了他的房间里。

    

    “付小友,来,快坐。

    你是风水高手,你一进门的时候,你感觉这老虎大厦怎么样?”

    

    丁周一问老虎大厦怎么样,他没提哪方面怎么样,付心寒想了一下,他说道:“那个彩绘大老虎,挺气派的。”

    

    “就光气派吗?

    你难道不觉得这老虎下面镇着什么东西吗?”

    

    “丁会长,你不会想告诉我下面镇着什么恶鬼吧?”

    付心寒开玩笑道。

    

    “这个地方啊,邪门的很哟。

    这里死过几个京城的大人物,前华夏风水总会的会长,就死在这里。”

    

    丁周一指了指屋顶,然后说道:“吊死的,就吊死在这一层的大厅天花板上。

    。”

    

    “当时我是副会长,他死的前一晚,还给我通过电话,说他要成仙了,我当时以为他喝醉了。

    也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他就???嗨,还真成仙了。”

    

    “这事虽然过去快十年了吧,很多人都忘记了。

    但是我却依旧记得清楚。

    要不是我和风水总会有渊源,我才不会答应到这里坐堂。”

    

    付心寒听了丁周一的话,这再次让付心寒觉得这个老虎大厦充满了诡异。

    

    付心寒想问问为什么华夏风水总会的地址会选在这里,但是他又意识到就算人家丁周一会长知道一些内情,人家也不见得会多说。

    付心寒也就没再问。

    

    “我在这里待的浑身不自在,我给你算完了,我就走了。”

    丁周一说道。

    

    付心寒坐在了丁周一对面。

    

    付心寒问道:“丁会长,需要我报我的生辰八字吗?”

    

    “付小友,麻衣神相,我也略通,我看你面相,你非寻常人,你的生辰八字不要报给我,知道了你的生辰八字,我见得是好事。”

    

    付心寒问道:“算命格,万变都离不开生辰八字。

    如果没有生辰八字,恐怕无法精算吧。”

    

    丁周一说道:“三命通会中有一种叫做叫做阴生阴命,我不算你阳命,我算你阴命,同样可以算出你的一些事情。”

    

    这样的算法付心寒没有见闻过,付心寒好奇问道:“那怎么算阴命?”

    

    “我要用你身上的阴晦之物。”

    

    所谓人身上的阴晦之物,指的就是指甲、体毛、皮屑,这些东西。

    

    付心寒问道:“指甲可以吗?”

    

    “你要给我其他东西,我还觉得恶心呢。”

    丁周一笑道。

    

    付心寒剪下一片指甲交给丁周一,丁周一让付心寒转过身子,他说阴生阴命的算法,要避讳本人。

    

    规矩是人家定的,不管是不是这个原因,付心寒也要照做。

    

    付心寒转过身子后,丁周一说道:“我只算你和叶家的渊源,至于其他,我一概不算。

    算多了,那就坏了天机。”

    

    “那就有乱丁会长了。”

    付心寒谢道。

    

    “嗯,等会你要是觉得有阴气,或者听到古怪的声音,你不要声张,更不要大惊小怪。

    这阴生阴命的算法,多少有些触及地下的东西了。”

    丁会长强调道。

    

    “地下的东西?”

    

    “不要问了,问多了,就算不准了。”

    

    付心寒不再多问,他就这么背对着丁周一。

    

    忽然付心寒觉得空气变得有些阴冷起来,丁周一的房间是九层最好的位置之一,这间房间的窗户采光很好,本来明亮的房间,也就在短短几十秒内,忽然变得莫民奇妙的昏暗起来。

    

    付心寒似乎耳边听到了有人在说话,但是这声音不是丁周一,说的什么,付心寒也听不懂。

    

    付心寒只觉得背后一阵阵冷气在吹。

    

    也就在这种窸窸窣窣的对话声中,付心寒忽然听到了一句自己能够听懂的话。

    

    这句话十分仓促,仿佛是见争分夺秒、见缝插针说出的一句话。

    

    “跑!”

    

    “跑!”

    

    “跑!”

    

    付心寒听清了,那个仓促的声音,说的是‘跑’字!   

    并且这个声音,居然听着有些像爷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