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47章 风水师不是为了只赚钱
    第1247章 风水师不是为了只赚钱   

    “我也算不周归的师傅,周归的师傅都会长,是前辈高人,虽已过世,但是都会长的本事,却依旧让我这个当晚辈觉得毕生难以逾越。”

    

    “都云剑都是一个死人了,有什么好去尊敬的。

    现在这个社会,只讲究经济效益,你告诉我都云剑他还有什么价值,他还能有什么经济效益!”

    

    “别给我鬼扯什么尊敬长辈,逝者已矣之类的屁话,我不管你是谁!赶紧把房间给我让出来,现在我师傅他老人家的神通,就算都云剑在世,也不见得都云剑是我师傅的对手!”

    

    “你这话说的未免太大了吧。”

    付心寒冷笑。

    

    都云剑就算逆天改命失败了,他再怎么说是敢布局逆天改命的人。

    而且一个能当上华东风水协会会长的人,会是本事稀疏平常之人?

    

    “我师傅是不是比得过都云剑,等你们让出这间房间,等会就能让你们观摩一下我师傅给别人看风水、看命格的本事,你们一看便会知道!”

    

    付心寒看了一眼那个穿着练功服,一眼看上去还确实挺像前辈高人模样的天明真人。

    

    “那这样吧,要是你师傅能够比得过周归的本事,也不用证明你师傅是不是比都会长更厉害,我们这间房间,就让给你师傅了。”

    付心寒说道。

    

    付心寒这句话就是在羞辱天明真人,周归可是和天明真人差一辈,这真是要让天明真人和周归比试,天明真人首先就从辈分上被降了一级。

    

    天明真人的弟子当时就发飙了。

    

    “你TM的什么意思?

    是说我师父天明真人连这个周归都不如吗?”

    

    “我可没说,当然你们要是承认了,那也省得比试了。”

    付心寒一摊手说道。

    

    本来周围人就对天明真人反感,此刻周围人听着付心寒调侃天明真人的弟子,纷纷也都哈哈一笑。

    

    这更是让天明真人的弟子火冒三丈。

    

    “用不着我师傅,我来和你比!”

    天明真人的弟子指着周归吼道。

    

    “你,不够格。”

    付心寒笑道。

    

    “你什么人,是这里的领导吗?

    我够不够格,用得着你多管闲事吗?”

    

    今天的这里的管秩序的丁周一,已经先走了。

    如果他在,听到这个天明真人弟子的这句话,丁周一一定会笑掉大牙。

    

    付心寒环视着围观者,他忽然看到一位女士,这位女士衣着富贵,本来容颜值很高,但是就因为一脸愁容,所以这就让人看上去也无法赏心悦目。

    

    这女士的面相不用细看,付心寒仅仅是看了一眼,这个女士的眼睛尾部,也就是夫妻宫位置,深陷纹,纹路出现的还是蛇纹,蛇纹是最危险的一种。

    

    通常出现了蛇纹,基本可以判断他的丈夫命不久矣。

    

    不过付心寒看这个女士的面容里虽然有丧偶的趋势,但是却并非显示全无转机。

    

    付心寒的目光看向那个女士,他说道:“那位女士应该是碰到难事了吧。”

    

    付心寒又把目光投向天明真人的弟子。

    

    “你不是要和周归比试吗?

    可以,那就以那位女士身上的难题,作为比试的项目,谁能解决了她身上的问题,谁就赢。

    你要不要比试?”

    

    那个女士没想到付心寒会选中她,她今早已经进出了好几位风水师的房间,没有一个人接了她的事情。

    

    天明真人的弟子看到那个女士,他刚要说比就比,但是话到嘴边,他就停住了。

    

    “我,我???”   

    这个女士的事情,不说整个九楼的风水师都知道,但是绝大数人都大致听说情况了。

    

    这个女人的丈夫,是京城的一个老板,生意规模还不错。

    

    可就在上个月,他的丈夫被人浑身溃烂,先去医院查了,也没查出病因,治也治不好。

    

    后来有人说是中邪了,又托人找了有些水平的风水师,结果这一查,人家说是他丈夫得罪人了,别人给他下了降头。

    

    再问那个风水师怎么破解,那个风水师沾都不沾,说是降头这种东西他不敢去解,降头这个东西很凶险,弄不好把他自己也得搭进去。

    

    的确,东南亚的降头术是一种极其熊狠毒辣的邪术,解降头风险极大,用错方法,降头还会转移到解降头的风水师身上。

    

    再加上华夏的风水师,或许对于华夏的邪术,哪怕凶险些,都有经验可循。

    

    但是接触东南亚邪术少,所以很少有人原因去接手解降头术。

    

    后来这个风水师也算指一条路,他说只要能找到下降头的人,多花点钱,说不定人家收了钱就能绕过雇主放过你。

    

    这女人的丈夫也是有些手段,还真找到了那个下降头的东南亚人。

    

    那个降头师收了钱,还真答应放过这个女人的丈夫。

    但是还没等到降头师施法驱除降头,意外出现了,这个降头师居然被当地暴徒抢劫,打斗中被捅了几刀死了。

    

    那个降头师死了,这下那个男人几乎陷入了困境。

    

    就在上个月,每个月一天的华夏风水总会坐堂的日子,同样是老虎大厦九楼,这对夫妇就来过这里。

    

    上个月没有一个风水师接了他们夫妇的事。

    

    谁敢接啊,风水师又不完全指着看事挣钱,他们又和这对夫妇有什么过命的交情,犯不着冒这个险。

    

    谁见了这对夫妇,听了情况,就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了。

    

    这个月,这对夫妇依旧抱着极大的期望,他们期盼着这个月坐堂的风水师里,能够有人能够帮到他们,但是遗憾的是,依旧没有人帮他们。

    

    天明真人的弟子看着这个女人,他支吾了半天,然后说道:“谁不知道这个女的老头中的是降头术,现在人都快死了,谁敢去接手。

    哦,我知道,你是故意找了这么一个我们谁都搞定不了的题目,想方设法阻挠我们是吧!”

    

    付心寒看着天明真人的弟子,付心寒轻蔑的笑了笑。

    

    “风水之术最早发明出来,初衷不为挣钱,不为扬名天下,只为一件事,那就是给人带来平安。

    你现在连初衷都忘记了,只知道争名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