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53章 着急
    第1253章 着急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急匆匆的挤开人群。

    

    “是不是这里来了一位特别厉害的大师,我有急事,请大师帮忙看看。”

    

    围着付心寒的人,哪个不是盼着付心寒能给帮忙看看,现在听到身后人的声音,他们也都不爽道:“我们都等一上午了,谁不急啊,大师上午就看三位,别挤了,下午你再来吧。”

    

    那人挤了进来后,和付心寒一对视后,付心寒看到这个人后就笑了。

    

    那个挤进来的人也笑了。

    

    “付心寒,怎么是你呀,你不是去京城办那件事事情了吗?”

    

    “杨康,你有什么急事啊,跑到这里找大师,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的?”

    

    “你不是办那件大事去了吗?

    我都不敢打扰你。

    你是忙完那件事情了?”

    杨康说道。

    

    “那件事正在办呢,我这不是来老虎大厦办点私事。

    你什么急事情,给我说说。”

    

    众人看到付心寒和这个最后挤进来的人勾肩搭背的样子,他们也都无奈的叹了口气,人家和这位大师认识,而且看样子还是很熟悉的那种。

    

    付心寒对周围的人拱拱手说道:“诸位,这也到饭点了,我们要下班了。”

    

    “大师,你下午还来吗?”

    

    “下午我就不来了,你们有事可以找周归,周归的水平不错的,值得信任。”

    

    人群有些失望,但是之前周归的表现,确实也是有些水平的,至少不是碌碌无为的庸才。

    

    “好吧,那我们下午就找这位周大师吧。”

    

    杨康见到付心寒,就好像看到亲人一样,他说道:“你中午有安排没,我请你吃饭,正好请你给我看看,我现在碰到的这件事还有转机没,转机有多大。”

    

    “你请客,我为啥不去。”

    

    付心寒叫上了周归,顺带把周归介绍给了杨康。

    

    周归也是有些家世背景的人,只不过他是京城周家的旁系,但是也是京城的富少。

    

    杨康虽然不是京城的大少,但他老爹的锦绣集团,也是上市企业。

    说起来他手里的财权要比周归这位京城富少大的多。

    

    杨康找了一家大酒店,点了一桌子菜,不过他却没有要酒。

    

    “我下午还有重要事去办,就不喝酒了,可以不?”

    杨康说道。

    

    “我们下午也都有事,那就都不喝了。

    对了,杨康,你碰到什么事情了,居然要找风水先生帮忙看事?”

    

    杨康一提起这件事,他就眉头紧皱。

    

    “这事快烦死我了,我家不是做进出口生意的吗?

    月底会有一艘米国来的货进津门港口,这批货比较特殊,地方海关审批权限不够,需要到京城海关总署去跑手续。”

    

    “那你就跑呗,现在国家手续程序也简化了,很少也有刁难的公务人员了。

    你不会进口的货物是什么违禁品吧?”

    

    杨康着急道:“那咋可能是违禁品啊,我家是做正经买卖的。

    我急就急在这批货必须赶在月底前交付了,否则我们家面临巨额的违约赔偿。”

    

    “关键是什么你知道不,那艘货轮已经进入了我国海域了,这两天就进要港口的,我到现在批文都能跑下来,进了港口也无法卸货。

    这批货价值几十亿,你看看我头顶这白头发,都是这几天给急出来的。”

    

    付心寒和杨康关系不错,付心寒调侃道:“那你应该去海关总署里找办法啊,再不济,你托关系疏通啊,你怎么跑到风水总会找先生指点迷津啊?

    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这就是我急的地方,海关总署里的领导,我送的礼物人家不收,请客吃饭人家不去。

    那我就说了,那什么也不收也行,那你就快点审核呀,我这手续等不了。”

    

    “结果人家说了,海关总署的手续前面已经排队了二十多份了,除非是上面特批,否则的话就必须排队。

    谁也不允许搞特殊话。”

    

    付心寒说道:“那你就去搞特批啊。”

    

    “我家是有能力搞特批,但是来不及了,这批货本来就在生产环境耽误了时间,现在客户就要求月底见货,见不到,就算我们违约。

    我这不是实在没辙了,才去总会找个大师看看。”

    

    “我就想问问大师,看我这笔买卖到底能做成不?

    要是实在没转机了,我就不跑国内手续了,我把货物转到东南亚,到那里转为我们公司的外销。

    这样虽然我们违约,但是转到那边,我也能少赔点。”

    

    付心寒听了杨康的事,付心寒居然哈哈笑了起来。

    

    “哈哈,杨康,我真是没想到你在江城也是一个大老板,市里面的领导见到你们也要给你们家很大的面子,没想到在京城吃瘪了。”

    

    “你别笑了,你赶紧给我算算,我这事还有转机没?

    没有了,我就死心了。

    该赔违约金,我就赔,我还急着把货物转运呢。”

    

    “我不笑了,不笑了。

    我先问问你这批货真没什么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啊,都是国内很多公司缺货的原材料。”

    

    此刻已经开始上菜了,付心寒拿起了筷子,笑呵呵道:“那应该没太大问题。”

    

    “没太大问题?

    我怎么听不懂呢?

    到底是我手续跑不下来没问题,还是什么?”

    

    “当然是能顺利办下来了。”

    付心寒笑道。

    

    一旁的周归心中更是惊讶,付师傅居然这么厉害,他好像都没怎么给杨康推算,他居然已经算出这件事有转机。

    

    而且周归也明白,这件事想要有转机,肯定很有难度,而且是小概率事件,付心寒绝对不是瞎说,否则绝对会说错。

    

    “你不会是忽悠我的吧?

    你都没算。”

    杨康吐槽道。

    

    “你要是不信,那就下午走着瞧。”

    付心寒一边夹菜一边说道。

    

    “下午就能搞得定,你绝对是忽悠我的。”

    杨康不信道。

    

    “不多说了,一切下午揭晓。

    这家店的菜不错,都动筷子呀。”

    付心寒关顾着吃菜了,弄得杨康也是满腹疑问。

    

    中午吃完饭后,周归先去了老虎大厦。

    

    杨康看着付心寒问道:“我现在怎么办?

    在家等手续?”

    

    “在家等能等的来吗?

    你的车呢,我陪你去趟海关总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