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56章 小惩大诫
    第1256章 小惩大诫   

    花剑鸣可以说和付心寒是一拍即合。

    

    花剑鸣在一个小时后,就收到了小康发过来的于家黑材料。

    

    付心寒和花剑鸣对于家的反击,也正式开始了。

    

    说完对付于家的事,付心寒就提到了杨康的事情。

    

    花剑鸣不会因为他和付心寒关系好,就去破坏现在的规矩,杨康的手续没有任何问题,杨康想要不排队,那他只有从现有的海关总署的例行公事办法中找到出路。

    

    不过还好花剑鸣几乎快背住了海关所有的条例手册,他给杨康指出了一条快速审批的办法。

    

    “杨总,我听你说你的货物是国内急需的原材料,是供给国家重点部署企业,比如说龙钢、东海化工等不能停产的生产类型企业,这种原材料是可以走特批手续,我先给你开一个去化工单位的介绍信,你拿着介绍信去那边办一个特批手续申请单。”

    

    “那个特批手续申请单好申请吗?”

    杨康问道。

    

    花剑鸣对于业务的熟练程度,完全不像是仅仅只接手了几个月的新人,足可见他下了多大的经历。

    

    花剑鸣说道:“只要情况属实,特批单会在一日到两日内就能够申请下来,我这边也会在当天,给你处理好。”

    

    杨康听到花剑鸣的话,他脸色之前的担忧一下子全部消失。

    

    玉带山。

    

    沙老别墅门口,沙老正坐在门口的田园地里看着报纸。

    

    胡文书站在沙老身边,作为沙老的身边最亲近的人,胡文书每天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专门过来陪伴沙老一个小时。

    

    沙老看着手中的报纸,报纸上的内容是华夏某机构发布的财富榜。

    

    沙老指着报纸说道:“于氏集团的也上榜了,现在的这些统计机构也不知道靠什么统计的。”

    

    胡文书说道:“于海是个能力很强的人,于家在他的领导下,这些年扩张的非常快,他的今年新整合资源上市的公司,现在股市很强势,预计他们公司的市值,还会再翻两三倍。

    于氏的资产,现在的体量确实不小。”

    

    沙老继续说道:“我听说前几天花剑鸣当着于家人面,拍了桌子,放了狠话。”

    

    “花剑鸣年纪轻,易冲动,做事确实考虑不周,他这么做,确实让于健下不了台,这不,于健把状都告到部里去了,说花剑鸣摆谱子,不作为。”

    

    “文书,你怎么看这件事?”

    

    “于家现在的地位不可小视,一个于家产生的经济链,也是覆盖极广,影响极大。

    花剑鸣就算不给于健办理,他也不能当着面硬来,他不懂得迂回处理。”

    

    沙老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年轻人最大的缺点就是锋芒毕露、不懂得刚柔并济。

    这件事我相信如果是你接手,我相信文书你一定既可以拒绝这次违规的盖章,又可以不伤了于家人的面子。”

    

    不过沙老忽然神色一变:“不过过度的维护别人的面子,一味的软弱退让,不去坚守底线,那还有什么资格去当人民的公仆!”

    

    “花剑鸣这个小子的脾气有点像我,如果这件事他要是给于健办了,那他以后也不用再来见我了。

    文书,你去给海关的署长打个电话,告诉他该怎么做。”

    

    胡文书再次确认道:“沙老,您确定要这么做?

    这么做的话,于家相关利益团体,可能会把矛头转向咱们。”

    

    沙老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他背着手,迎着夕阳。

    

    “于家是该敲打敲打了,要是有些人觉得不服,那就大可过来找我沙某人的麻烦,我沙某人接招便是。

    想当年我主持经济大局时,我就没怕个事!”

    

    胡文书不再多问,他说道:“我明白了。”

    

    三天内,海关总署查封了于家的一艘货轮。

    

    扣下了一个于家的转运的仓库货物。

    

    开出了三千八百万的罚款单。

    

    撤销了于家海运的三个牌照。

    

    于健等二十八人,因涉嫌多项违法,被直接司法部门逮捕。

    

    此时的于海,正在于氏集团的大厦的高管会议厅里摔了杯子。

    

    这时一个高管又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于总,于健副总裁我们要不要安排人过去保释?”

    

    “保释个屁,他就是蠢货,花剑鸣是沙老的人,这个蠢货就不知道提前去做做功课,非要把沙老给得罪死了!”

    

    另一个高管此刻汇报道:“于总,因为这件事,西园寺家族的派遣过来的龙头,已经被列为被缉拿人员,龙头拘捕,已经逃窜,下落不明。

    西园寺家族那边的高层对我们很是不满意,说是要和我们家族解约!”

    

    “于总,我这也有一件事,我们股市受到这件事的影响,股价连续三天下滑百分之三!”

    

    “于总,我们法务部接到了多个审计部门的通知单,他们成立了对面于氏集团出口业务调查小组,就在这几天要驻派到我们总部,您说这可怎么办!”

    

    还有人刚开口,于海桌上的杯子刚才已经摔碎,此刻他面色难看,一声怒吼:“够了!”

    

    于海一声怒吼过后,会议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于海的掌门人的气势还有的,在座的谁都不敢直视于海。

    

    于海粗重的呼吸喘了几下,他用手指了几个人。

    

    “你们留一下,其他人出去。”

    

    于海点名留下的人,都是于氏集团的核心人物,也是于海的重用的人。

    

    其他人都出去后,于海沉声说道:“我让你们调查的事,你们查的怎么样了?”

    

    “于总,揭发我们的证据虽然是花剑鸣拿出来的,但是具了解,这些证据,全部都是付心寒提供的。”

    

    于海的咬牙切齿道:“又是付心寒,又是他!他怎么不去死!”

    

    “于总,这次虽然上面对我们于氏的惩罚力度很大,但是我们打探的消息,于健于总,上面的意思就是暂时关押,小惩大诫,应该并不是要把我们于氏怎么样。”

    

    “于总,还有沙老那边,我们也专门去拜访过了,沙老没说什么,应该并没有深究到底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