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59章 下毒
    第1259章 下毒   

    于海的秘书忽然一只手捏死蚂蚁的动作,不过他很快就笑笑道:“我也其他的意思,随口一说,黄小姐你也不要太有心理负担。

    我刚才提到的事情,你要是不想去做,我也可以找其他人。”

    

    于海秘书既然敢雇佣她去杀人,现在黄文雅已经知道了于家要杀人的计划。

    

    黄文雅现在拒绝了,那等同于就是找死。

    

    黄文雅刚才还想拒绝的话,她的嘴巴就半张着,表情凝滞了很久。

    

    于海的秘书这时起身站了起来,他对着黄文雅的肩膀拍了拍。

    

    “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黄小姐,我看你是个聪明人。”

    

    于海秘书说完,然后就带着人先一步离开了。

    

    只留下一个手中拿着一包药粉的黄文雅愣神的站在包间里。

    

    黄文雅拿着药粉,回到了家。

    

    他丈夫降头被付心寒破解后,恢复的很快。

    

    虽然还在家里修养,但是现在已经可以生活自理了。

    

    黄文雅一脸愁容的回家到,她的丈夫看到黄文雅神情不对,他就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黄文雅想了很久,她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她的丈夫。

    

    黄文雅的丈夫听完后,两人都沉默了。

    

    许久,黄文雅的老公说道:“我的命是付先生给的,我们不能去害付先生。”

    

    “可是,如果我们不按照于家的意思去做,于家不会放过我们的。”

    黄文雅担心的说道。

    

    黄文雅的老公长叹了一口气,他说道:“你明天想办法接触一下付先生,警告他小心,我们明天晚上就坐飞机离开京城,先去避避风头。”

    

    “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如果于家人非要报复我们,我们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黄文雅很重恩情,他们宁愿自己被于家报复,他们也不愿意去害付心寒。

    

    次日,黄文雅想尽了办法,她依旧无法接触到付心寒,付心寒是重大嫌疑犯,根本不容他见其他不相干的人。

    

    黄文雅实在没有办法,她也不敢在饭菜里藏什么纸条,万一被看守所发现了,追究她法律责任是轻,关键是万一让于家知道自己偷偷再给付心寒送情报,那于家的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黄文雅想来想去,她最后只能在付心寒的米饭里,放了一条没煮熟还带着血腥的鱼。

    

    付心寒拿到午饭时,付心寒看着米饭里放着一条没有煮熟的夹着血的鱼,付心寒开始吐槽道:“这伙食也太差了吧,就跟往碗里放了条生鱼似的。”

    

    不过付心寒很快盯着这盘中的鱼,放鱼,放了条带着血丝的生鱼。

    

    付心寒联想到了一个斜眼,防于!   

    难道说这道菜是在提醒自己防备于海?

    !   

    这顿饭菜,付心寒是经过检查过的,除了鱼没熟,其他也没什么不妥。

    

    当然了,黄文雅并没有投毒。

    

    不过付心寒这顿饭,付心寒叫来了狱警。

    

    “大哥,鱼都没熟,你叫我怎么吃?

    帮我打个电话,让我朋友给我送点吃的。

    你们这里的菜太硬”   

    那狱警一听,就生气道:“你一个涉嫌大案人员,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好吧,那我就不吃了。”

    

    付心寒干脆坐了下来,盘腿打坐,进入了练气的状态。

    

    又是过去了三天。

    

    付心寒不断被不同的人审问,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付心寒招供。

    

    眼瞅着上面给付警局定的破案时间就要到了,几方人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个案子。

    

    于海的秘书每天都会去于海汇报进度,付心寒既没有被弄死,更没有被定罪,这让于海很是不满。

    

    于海的秘书此刻正在给于海解释:“于总,我找的那个做餐饮的该死的女人,做个饭菜半生不熟的,付心寒一口也没吃。

    另外我找的人在压这个案子了,上面已经下了死命令,一个星期内必须破案。”

    

    “你再去找人,就算定不了付心寒的罪,我也要让他脱一层皮!”

    

    与此同时,羁押付心寒的看守所。

    

    负责看守的警员正在给看守所的领导汇报。

    

    “那个叫做付心寒的犯人,已经有三天没吃没喝了。”

    

    “他这是想用绝食来抗议!等他饿晕过去了,叫医生过来给他注射葡萄糖。”

    

    “我看他好像也不像是会出事的样子,刚才还在牢房里做俯卧撑呢。”

    

    “他这也是做给我们看的,以为身体好,不吃我们的饭照样生龙活虎,那就接着饿着他!我不信还把这么一个犯罪分子治不住了!”

    

    也就在这时,忽然几辆警车停在了看守所门口。

    

    这几辆警车的车牌,并不是公安系统的。

    

    从车里下来的一行人,径直走进了看守所。

    

    看守所的所长听到动静,他刚走出办公室门,就有他们看守所的警员着急忙慌的过来汇报。

    

    “马所长,国安部门的唐主任过来了。”

    

    看守所的所长,在整个司法公安系统里,算是最没地位的。

    

    而这位国安部门新上任的唐主任,手里握着实权,级别更是高出了马所长好几级。

    

    马所长问道:“唐主任过来干什么啊?”

    

    “不知道啊,马所,您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吧。”

    

    马所长赶紧带着人,走到了大厅。

    

    在看守所大厅里,一位穿着笔挺白色衬衣,黑色裤子的男人,正和他的属下聊着什么。

    

    这位白衬衣的唐主任,竟然是前不久被调到京城国安部门的唐占峰。

    

    之前唐占峰指挥救援钻石游轮,击毙暴徒数人,立下一等功。

    直接被高升到了京城。

    

    马所长快步走到大厅,热情洋溢的朝着唐占峰走了过去。

    

    “唐主任啊,您过来了,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来来,快到我办公室里坐。”

    

    唐占峰却一摆手,他说道:“马所长,我今天来是有公务在身。

    羁押在你们看守所是不是有名叫付心寒的嫌疑犯?”

    

    “是啊。”

    马所长疑惑道。

    他不知道唐占峰怎么会扯到付心寒身上。

    

    难道说这位付心寒还是位涉及国家安全的重犯?

    

    “他人呢?

    带他出来。”

    

    “这个人一定是国际通缉犯吧?

    我就说嘛,这个人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好人,他自己把自己饿了三天,现在还不消停,还在牢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