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97章 死人了
    第1297章 死人了   

    马乾坤的死,让全场技惊四座。

    

    所有人惊讶的不是付心寒术法、武道,而是付心寒从上台开始,到现在马乾坤身亡,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付心寒掌控中的。

    

    台下的向家向顶天对身边的滇峰财团的闵煌说道:“今天擂台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在这个叫付心寒的人算计中,这个小子很可怕。

    我现在有些庆幸我的对手是陈家,而不是这个小子。”

    

    闵煌在上一轮就被淘汰了,他现在只是一个旁观者身份说道:“付心寒,论武道实力,他远不是马乾坤的对手,但是论全局的布置,这小子无人能及。

    如果不是这小子是于海的眼中钉,我都想拉拢这小子了。”

    

    向顶天没有再说话,他只是看着付心寒,心中却生了一个主意。

    

    马乾坤死后,出人意料的是最后马乾坤的尸身,还是马洪平收走的,后来也是马洪平厚葬的。

    

    这也算马洪平对他师傅最后一丝偿还的授业之恩。

    

    马乾坤死后,于海这边就只剩下那个聪雾道长一人了。

    

    付心寒看着聪雾道长,付心寒笑道:“轮到你了。”

    

    那个聪雾道士被付心寒这么随意一瞟,弄得浑身不自在。

    

    付心寒连马乾坤都给弄死了,他聪雾道长能有马乾坤的能耐大吗?

    

    他哪里还敢和付心寒交手,付心寒明显动手就不会留情,自己别再死在付心寒的手里。

    

    “来啊,你别跑啊。”

    付心寒朝着聪雾道长走近了几步。

    

    那聪雾道长吓得双腿都有些发软了,他赶紧后退了几步,险些脚下一个趔趄,跪在付心寒的面前。

    

    于海看着聪雾道长狼狈的逃下擂台,他现在脸色极为不好看。

    

    付心寒看向了于海:“于总,看来今天死的人不是我。”

    

    付心寒走下擂台,他朝着于海一步步走去。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

    

    于海身边的保镖挡在了于海身前,他们一个个心中惊惧,谁都不敢去和付心寒硬碰硬,只能守着他们老板不断的后退。

    

    “于总,我连马乾坤都收拾了,你这点虾兵蟹将,你觉得拦得住我吗?”

    

    于海额头全是冷汗,他根本没想到付心寒居然会干掉马乾坤。

    

    于海现在身边没有强有力的人守护他,他对白劲松喊道:“白会长,他要杀我,你不管吗?”

    

    白劲松看了付心寒几眼,然后他拦住了付心寒。

    

    “你下了擂台,就无权再向别人出手!你不要觉得你杀得了马乾坤,你就天下无敌了!你若是非要动手,别怪我们玄武大会主办方出手!”

    

    付心寒只是用轻蔑的眼神看了看白劲松,他说道:“蛇鼠一窝!于海今天我不会杀你,至少我不会当着这些人的面杀你,毕竟杀人犯法,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另外,马乾坤也不是我杀的,他急火攻心,自己把自己气死的,这个帽子也不要扣到我头上。”

    

    擂台另一边。

    陈家几乎是轻而易举的拿下了向家。

    

    最终的决赛,便是明日的付心寒对战陈家。

    

    前几场的比试规矩,都是到了跟前,才宣布规则,但是这最后一场。

    

    白劲松在今天结束的时候,提前宣布出来。

    

    “明天最后一场,便是本次玄武大会的决赛,谁能夺得头筹,得到我们四人的法度,全在明日的决战。”

    

    “明日决赛的规矩,很简单。

    老虎大厦顶楼,不论生死,斗法!”

    

    付心寒回到酒店的时候,他筋疲力尽,倒在床上几乎不能动弹。

    

    今天这一场比斗,付心寒赢得极为惊心动魄,如果付心寒算错一点,他就无法杀了马乾坤,无法拿下今天的这场比斗。

    

    付心寒现在脑海里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复盘今天的比斗,他也没有精力去考虑明天的比试,他现在只觉得很累。

    

    夜深了,付心寒觉得有人正在给自己擦拭脸颊。

    

    付心寒很疲倦,他睁开眼睛,眼前是谷瑶。

    

    “你怎么来了?”

    

    “我看你很疲倦,我怕于海趁机派人来杀你。”

    

    “他现在还不敢。”

    

    于海亲眼见到马乾坤死在付心寒脚下,确实让于海感触很深,至少在目前这个情形下,于海还不敢派人来对付付心寒。

    

    谷瑶此刻一把握住了付心寒的手。

    

    “明天的陈家不比于海,风水对法,没有捷径。

    付心寒,明天你不要去了。”

    

    “你看我像个懦夫吗?”

    

    谷瑶笑了,的确,如果付心寒惧怕生死不敢前去,那她也不会这么深刻的爱上这个男人。

    

    “可是,可是明天你要是去了,我怕你???”   

    “不取回我爷爷的棺木,我绝对不罢手!我要是不闯过明天这一关,陈家、于家,就不会让他们觉得我可怕。”

    

    “要不,你等等吧,等我外公他们过来!”

    

    谷瑶给他外公易天机打了很多电话,可是易天机就是不接电话。

    

    谷瑶不知道是,此刻易天机,还在昆仑山的通天教总坛和其他天王斗法。

    

    他们四位天王已经打了三天三夜!   

    三人不吃不喝,累了就原地打坐,调息过来就再次过去交手。

    

    四人难分胜负,谁也不服谁。

    

    外界的事情,他在他们四位天王未分出胜负前,他们绝对不会去关注。

    

    付心寒爷爷的八拜之交的好友,屠佛老人,此刻也还在大漠上镇压着那尊恶鬼雕像。

    

    这一夜,谷瑶就趴在付心寒的床头,她一直没有离开。

    

    尽管付心寒告诉她于海今晚不会动手,但是谷瑶还是守了付心寒一夜。

    

    老虎大厦的顶楼天台,是玄武大会的角逐出头筹的地方。

    

    白劲松等主办方人士,基本今天全到场了。

    

    甚至还有些大人物也特意过来观摩。

    

    前几场的比试可以精彩绝伦,且让观看之人也是热血沸腾。

    

    其中更是死了一位武道八大家。

    

    今天于家的于海也是提前到场了,他直接走到了属于陈家看台的位置。

    

    陈家人还没到,于海就站在陈家的看台位置,等待着陈家人的到来。

    

    几分钟后,陈家人到了天台,他们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