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的吾辈楷模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仁慈敦厚的葬花少年
    “小凡,愣着干嘛,快吃呀!”

    姜海域桀然一笑,他可没有心情,去搞整什么正邪之争,你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反正他现在的目的,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复活玲珑,他倒要看看,玲珑到底是个怎么的女子。

    “修为低被嫌弃了吧,让你不努力修炼。”

    碧瑶嘚瑟的说道,她难得在修为上,能胜过这些人,不过眼前厨艺牛逼轰轰的姜海域,修为也惊为天人,居然能看穿她的实力。

    “姜大哥,你能不能看出幽姨的修为?”

    碧瑶指了指隔壁桌的幽姬,幽姬贵为四大圣使之一,待她如师如母,实力也非常强大,如果眼前的年轻男子,能看出她的修为,那多么细思恐怖。

    “有何不可,用青云门的境界来算,她是上清境六层的修为。”

    姜海域淡淡一笑,这有什么可难的,不就是分辨一个人的修为嘛,凭借他的眼睛,能直接看穿对方的能量储备量。

    然而,随着此话一出,空气中弥漫着静谧的气息,特别是幽姬,双眸冷冷的望着姜海域,仿佛随时做好带碧瑶跑路的打算。

    另一边的齐昊等人,纷纷提高警惕心,这样的实力,放在青云门之中,那也是首座级别的,而那个男人,居然能一眼洞穿。

    “姜大哥好厉害,连幽姨的实力也能洞察。”

    碧瑶双眸闪过一丝异色,她怎么看,眼前这个男人,也不像无名之辈,不过可以肯定,应该与青云门和天音寺没有关系。

    首先,他并不认识张小凡一行人,大概率排除青云门的可能,其次,他不是个和尚,也不可能是天音寺的。

    “南疆有门巫术,名为望气术,可以洞察对方的灵气储备量,很不巧,我就精通此术。”

    对此,姜海域也撒上了谎,什么事都往南疆巫术上扣帽子,玲珑会的巫术,在兽神的记忆里,也是拥有的。

    可以说,兽神是唯一一个,传承了巫族所有巫术的人,现在的巫族,力量是真的孱弱,甚至远远不及正道三大门派。

    “姜大哥,你从南疆来的吗?”

    张小凡也曾听过,南疆的巫族很厉害,曾经的巫族盛极一时,是整个天地间,最强大的一群人,连青叶祖师的光芒,也无法掩盖巫族的强大。

    “我是南疆巫人,自然从南疆而来。”

    他不仅从南疆而来,还是从南疆十万大山而来。

    从十万大山中,最恐怖的镇魔古洞而出,他可是史上第一大反派。

    “难怪,我爹爹说巫族很神秘,今日算是见识过了。”

    碧瑶对姜海域嫣然一笑,能在他爹爹的口中,被称之为神秘的,可想而知,得有多么的恐怖。

    况且,在他们鬼王宗之内,就有一个南疆巫族的人,他叫鬼先生,浑身笼罩着神秘色彩,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手段诡异。

    “敢问阁下,认识鬼医鬼先生吗?”

    幽姬缓缓起身,坐到姜海域这桌,她警惕着姜海域,且方便带碧瑶离开,也有询问的缘故,如果是鬼先生的故人,那也算他们的朋友。

    “焚香谷的云易岚,是我古巫族的火系传人,而鬼先生是我古巫族魂系传人,我没见过他们,但他们应该知道我。”

    这不是废话嘛,古巫族的人,谁不知道兽神的大名,他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巫女玲珑耗尽所有力量,才将之封印。

    ???

    幽姬满脑子问号,她其实也不清楚鬼先生的来历,只是知道他鬼道修为厉害,而且实力也不弱,一直是鬼王宗的供奉。

    没曾想,焚香谷的来历,居然是古巫族的分支,而鬼先生也源自古巫族,而眼前这个男人,极有可能是古巫族之人。

    “明明拥有不弱于碧瑶姑娘的容颜,却非要以面纱遮面,姑娘该不会,有谁揭下你的面罩,就要娶你的规矩吧。”

    姜海域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古人那么喜欢面纱遮面,你说你一个人,不想引起麻烦,这还说的过去。

    你带着碧瑶姑娘,那惹眼的颜值,根本挡不住别人哎,你遮面有什么用,反正他能透过面纱,看清幽姬的脸。

    至于能不能看穿其他部位,这个不可说,不可说。

    “阁下说笑了,小女子面相丑陋,只能以面纱掩面,以免吓着大家。”

    幽姬嘴角抽了抽,这人来路很野啊,估计一眼就能看穿她的面纱,她可不认识这人。

    忽然间,她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仿佛被扒光了似的。

    而碧瑶却若有所思,幽姬平时基本遮面,可是在小的时候,她和幽姬一起洗澡,曾经见过幽姬的容颜,那吹弹可破的皮肤,颜值妥妥的。

    “小家伙,你此去空桑山,是你的机缘所在,厚积薄发,超越你的师兄师姐,指日可待。”

    姜海域拍了怕张小凡的肩膀,随后在山海苑开了一间房,回房好好睡一觉,天大地大,仿佛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古巫族的复活之法,在他看来,对玲珑根本没用,因为没有人的力量,能支撑到玲珑复活,前面招魂什么的,就极其困难。

    他需要找到补全灵魂的天材地宝,再为玲珑唤魂,恢复她的灵魂,其后需要一具尸身,再以九天玄火为引,为其生死人,肉白骨,补全气血。

    问题是,他到哪去寻补全灵魂的天材地宝,还有打造骨架的材料,总不能把自己给拆了,还给玲珑吧,那他不还得给自己搞一副。

    如此一来,纯属多此一举,难不成,他一直维持阳神状态,真他么的搞事啊!

    实在睡不着的姜海域,决定去房顶上玩会,每次望着月亮,总是多愁善感,而且月亮给他极其亲切的感觉。

    “这花儿开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折了它?”

    身下传来一道愤怒的男声,而且有些熟悉。

    “我摘了这花,便是这花的福气,能被我闻它的香味,更是这花三世修得的缘分,你这样一个俗人,又怎么会知道?”

    紧接着,又是一道熟悉的女声,这他么的凑一块去了。

    “这花被你折下,便是连命也没了,又怎么会高兴?”

    张小凡生平第一次听说如此荒谬的理论,万物皆有灵,花怎么就会欢喜?

    “你又不是花,怎么知道它不会高兴?”碧瑶表示贼无语。

    “你也不是花,又怎么知道它会高兴,说不定这花儿此刻正是痛苦不已,啊,你看,那花上有水,保不定就是痛得哭了出来。”

    紧接着,张小凡讲出一个更离谱的玩意,你以为你是植物啊,居然能看出花哭泣。

    “噗。”

    正上方喝酒的姜海域,实在没有忍住,一口喷了出来。

    张小凡,你不会是林黛玉转世吧,还要给花挖个坑,把花埋葬起来,俗称葬花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