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收藏 > 四百二十八 欧洲行 十九
    等小拍老板把这边的事情稍稍了结,老板就把许四海他们带到自己的仓库。

    这还这真是个大仓库,里边堆满了各色各样的东西,有陈旧的小轿车;旧家具;一架子一架子的西装;居然还有成堆的铝锭。

    在边上的一个小房间,许四海还看到了一小堆捆在一起的黄花梨料子,根据经验看样子应该是一把交椅。

    因为已经拆散了,所以还看不出是那个朝代的。

    老板说这把硬木椅子他已经收来好多年了,因为是散件所以一直没卖出去,砸在手里了,想便宜点买给许四海。

    “别急,我要先看看!”

    这里可有门道。

    万一这把交椅的零部件看着挺多,等修复的时候拼接起来缺少几根料子,这就惨了!

    钱也花了,事情也早已经过去,找谁说理去?

    许四海把绳子给拆开,按照交椅的所有部件一件件的在地上摆好,先是靠背;再是座板,最后是两根腿,以及铜镀金的铰链。

    看东西都在,一样都不缺,他这才放心,问老板这把椅子多少钱?

    老板看许四海有了购买的意向,他笑眯眯的说这把椅子是天朝古代的贵族用的,用料也好,价格自然不便宜,“我想要十万英镑。”

    “这不可能,你是在抢劫!”许四海把外国古董店那一台搬了出来。“你给我的是零件,要的却是完整器的价钱!”

    事实正是如此,拍卖行老板也是无话可说,他还问许四海想给多少?

    “这样吧,我给你一万美元,剩下的事我自己处理。”

    这下又轮到拍卖行老板惊叫起来,他大呼这个价钱绝不可能!

    许四海笑呵呵的说,你个葛朗台,不愿意那就让这捆木料慢慢的腐朽吧,等烂坏了一个部件一分钱都不值!

    拍卖行老板听了也有些担心,他怯生生的要出三万美元的价格。

    “这样吧一口价一万五千美元!”

    “OK!”

    买卖双方都觉得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交易!

    伦敦东北伊普斯威奇市,这是个沿海城市,也是个比纽卡斯尔还小的城市,在次逗留也是因为从纽卡斯尔出发,刚好到这里天晚了。

    既然此地也是个沿海城市,许四海在吃饭时还问饭店老板此地有没有出租游艇或者小帆船的地方?

    老板说只要向东一直开到还想就有,大游艇小帆船全都有,只要你有钱漂亮姑娘还会出租自己。

    听说许四海还要驾船出海,马如龙还问师弟是不是还想捞一块龙涎香?

    “这怎么可能!”

    许四海的意思是自己也看了好多的书,驾驶小帆船的手艺还很潮,想要多多的练习下。

    第二天,租船码头,许四海租了一条有十米长的单桅帆船,这条船可比上回在利物浦租的那条打了些。

    再加上许四海已经有了点经验,书也看了不少,他今天操纵风帆的技能大为长进。

    他们隔三还听从船老板的建议,驾驶小船一直向南行驶,一直行驶到看到一堵高高的白色悬崖后,再行一小段时间就能卡看到一栋已经被废弃的海盗老巢。“据说还有游客在里边找到过金币银币。”

    海盗老巢,金币银币,这很对许四海的胃口,他期盼今天也能像利物浦那样还有好运。

    帆船顺风顺水很快就看到船老板说的白色悬崖,再往前开了越半个多少事,还真的在一处小半岛的尽头看到一栋已经破败的小城堡。

    马如龙兴奋的大叫“就是他!”

    小船飞快的朝城堡方向疾驰,一会时间就到了。

    把船停在沙滩上,三人上岸后径直往山上爬,没一会就到达山顶上的城堡门前。

    这是个黄砂岩造的小城堡,一共四层,三层是可以住人的,最高的第四层只是个塔楼,四面还有大大的窗口,估计是海盗望风用的。

    绕着红砖围墙到达城堡的门口,大门已经没了只剩下空旷的门洞,一眼就能看到里边的楼房。

    进入围墙里边,庭院还很宽敞,从大门到楼房越有十几米的距离,中间还有个小花坛,几颗玫瑰花都长成了玫瑰树,树丛中还一个真人一样的白色大理石雕像。

    许四海绕道雕塑的正面看了好一会,连蒙带猜他估计雕像应该是古希腊传说中的海神波塞冬,因为他手里拿着一把叉子。

    雕像刻的极好,海神头发卷曲,一把大胡子,眼神锐利,肌肉强健,手持一把青铜三齿叉子。

    “好东西!”

    在许四海看来能刻画出内涵的艺术品都是值得收藏的!

    再看这件雕塑的年代,许四海忽然觉得雕塑很有点文艺复兴时期的味道,和他在画册上看到的《思考者》《大卫》都是一个味道。

    他还想看看雕塑的包浆,可惜雕塑是摆在露天的,外表已经被风尘污染的沾上了灰尘,基本看不出来了。

    动出异能,许四海的脑海里传来一阵熟悉的金属音:“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基罗的雕塑。”

    居然是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摆在此地还好二百年还没被人发现,简直是个奇迹。

    嗯,等会必须要带回去!

    不过宅子还没看过,许四海猜测说不定还会有更大的奇迹发生!

    进入房屋,许四海的眼睛犹如职业侦探,他不停地在四下里逡巡搜索,不放过任何一点信息。

    两位师兄也在帮忙,他们还用拳头在石头墙壁上到处敲,希望能查出哪里有能藏宝的夹壁墙。

    可惜他们从楼下一直看到楼上,就连地板都侦查过了,依然啥也没有。

    从大宅子里出来,啥收获也没有,两位师兄还有很失望,他们还坐在门前的石头台阶上抽烟。

    赵武还手指花坛里的雕塑问许四海,外国人也用喂牛也用草叉子?

    “什么呀,这叫三叉戟,是洋鬼子的海神!”

    赵武听了哈哈大笑,“我还以为这家伙是个养牛的!”

    说道雕塑,许四海还和两个师哥商议,怎么才能悄悄的把花坛里的石头雕塑抬到厢式车上。

    马如龙想到既然老四已经说了要悄悄的,那就不能直接上船运走,这可怎么办?

    他还走到大门外看了下,说可以在晚上把厢式车开过来,哥仨抱着雕塑上车,然后半夜里直接走人。

    许四海“外头是土路,能行吗?”

    马如龙认为这几天没下雨,土路吃得住厢式车的重量,再说厢式车上空空荡荡也没啥东西,应该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