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网游小说 > 猎魔者的梦魇马车 > 第一百八十章 异变
    “谁死了?”

    “一个老妇人。”哈里斯形容了一下。

    “她烧开了水,在水里面放了一些洋葱,打算煮一大锅东西,可是不知因为什么意外,在煮东西的过程中,她突发疾病……”

    “然后一头栽进了沸水锅之中。”

    哈里斯的表情有些难看,“水一直沸腾着,里面的东西也被煮烂了,我不建议你去看,因为那个画面实在算不上美妙。”

    “说一下具体时间。”西格蒙打断了哈里斯的话,通过描述,他也明白为什么奥妮拉会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驱车来到了这里。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关于格瑞丝事件的后续调查。”

    听了西格蒙的话,哈里斯立刻来了兴趣,“放心吧,关于瑞恩医生的新女伴,我一定会调查的清清楚楚。”

    等哈里斯离开之后,西格蒙又站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然后便看到一个表情严肃穿着警服的男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在他身边跟着一脸憔悴的奥妮拉。

    哈里斯描述的那个画面,西格蒙光是想想就感到有些不适,看到了那么凄惨的死状,奥妮拉的精神状态可想而知。

    更关键的是,作为一个外来者,奥妮拉很容易受到怀疑。

    西格蒙走向前,出示了自己的特殊徽章,有了他的担保,警长放弃了对奥妮拉的继续调查,但还是留下了她的名字和居住的地址。

    “文森小镇附近哪里有废弃的灯塔?”

    简单的聊了几句,西格蒙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灯塔?”

    警长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生活了将近10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灯塔。”

    “海岸的东边呢,被一大片岩石环绕。”

    “你是说石林?”警长愣了愣。

    “那个地方算不上灯塔吧,那里据说是以前镇子上的人用来祭祀的地方,后来被改成了临时灯塔,不过没多久那里就接连发生意外,有人说有海怪出没,也有人说是灯塔看守员发了疯。”

    “谁知道呢?反正很快就荒废下来,如果你不说,我恐怕都想不起那个地方。”

    “告诉我去那里的路吧。”西格蒙继续问道。

    “那里的路可不好走,你得沿着后山靠近那片石林,原本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到那,可是后来山体滑坡,路就断了。”警长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有地方可以爬上去吗?”西格蒙接着问道。

    “爬上去?不可能的。”警长摇了摇头。

    “除非你能从另外一个地方飞过去。”他笑着开了一句玩笑。

    飞过去……这的确是个办法。

    又聊了几句,没能得到更多的信息,西格蒙便挥手告别了警长。

    两人来到镇上唯一的一家餐厅,坐下之后过了很久奥妮拉才从浑浑噩噩中恢复过来。

    “我们不久前才说过话,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奥妮拉的双眼没有焦距。

    “这不是你的错,并不是你杀死了她。”西格蒙安慰道,“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找到那座灯塔,找到所谓的信。”

    “也许到那时,一切的谜团都能够解开。”

    “你说的没错,灯塔!”奥妮拉的双眼重新恢复神采。

    “我听到了你们刚才的对话,你找到了那座灯塔?”女作家一脸期待的问道。

    “我希望是。”

    “你是怎么找到的?”奥妮拉十分好奇。

    “一个巧合。”西格蒙苦笑一声,“巧合的让我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

    “你也看到了,我是个相对特殊的警察,所以偶尔会执行一些古怪的任务,而灯塔就是在我刚才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偶然发现的。”西格蒙随便找了个理由。

    “吃点东西吧。”时间已经来到中午,吃完饭之后,西格蒙便打算立刻出发,他原本打算独自上路,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带上奥妮拉。

    这件事处处透露着诡异,一些事不能单靠力量来解决。

    对于那封所谓的信,西格蒙也充满了好奇。

    那会不会揭示奥妮拉古怪能力的来源,或者透露出路易斯的来历和目的。

    奥妮拉自然欣然接受。

    一起吃完饭,他们登上了奥妮拉的马车。

    驾车的车夫是个面容刻板的中年男人,他身材高大,手脚粗壮,就算不是个超凡者,应该也是个退伍军官。

    这不是个普通的车夫,更多的可能担任了护卫的角色。

    车夫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西格蒙几眼,似乎在评估双方的实力差距,但他并没多说什么,等众人上车之后便驾驶马车驶向小镇的另一端。

    “你打算怎么上去?”奥妮拉问道。

    “警长已经告诉我们了,当然是飞过去。”西格蒙一脸认真。

    将马车停在山边,众人下车开始徒步登山。

    今天外出,奥妮拉没有穿华丽的复古长裙,而是换了一件黑色的猎装,头上带着一顶精致的帽子。

    这是中产阶级以上的人群打猎时的常规配置,得体又不失身份。

    这个女人看起来柔弱,但体力却很好,虽然累得汗流浃背,却依旧咬牙坚持,西格蒙也没说什么,在奥妮拉体力允许的范围内埋头赶路。

    可即便如此,等到太阳偏转,众人才爬到了山顶悬崖边上,从这个位置向远处看去,被岩石环绕的灯塔就在悬崖断层不远的地方。

    头发凌乱,汗水湿透了衣裳,就在车夫寻找下去的道路时,西格蒙却来到奥妮拉身边。

    “走吧,我们下去。”

    “什么?”

    没等女作家反应过来,西格蒙便带着奥妮拉一个箭步跃下了悬崖,感受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奥妮拉才明白自己正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坠落。

    惊慌的叫喊声,传出很远很远。

    地面越来越近,突然身体上一阵巨力袭来,她整个人被西格蒙抛飞出去。

    天旋地转,奥妮拉看到西格蒙砸落在地上,然后站起身,冲自己坠落的地方伸出左臂。

    身体被托住,再回过神时,她已经安然无恙的站在了岩石上,抬头看去,远处的悬崖边上正站着一脸慌张的车夫和女仆。

    “走吧,灯塔就在眼前。”

    西格蒙一马当先,听了警长之前的描述,他原以为在靠近灯塔的时候会遇见什么古怪的超凡事件。

    可直到他们走进破败的塔楼,整个过程都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吱嘎作响的木板,腐朽的空气,地面上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在墙角边上放着一张窄窄的木桌和一把破旧的椅子。

    信在哪儿?

    就在西格蒙感到心中疑惑的时候,昏暗的塔楼里,奥妮拉的身体莫名的抽搐了一下,然后诡异的转过身,用泛白的双瞳死死的盯住西格蒙。

    虚空中传来莫名的低语,沙漏中的能量疯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