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签到使我幸福 > 第六十二章 不是关心你,是关心你能不能还钱(求推荐票)
    节目组的主力终于来了。

    几个嘉宾,还有几个录制组,扛着摄像机。

    封燊赶紧让人将村里会议室的桌子搬出来给他们用。自己却找到马小静。

    “马导。”

    马小静笑着说:“我们还担心粉丝来村里,会让乡亲们不适应呢。没想到乡亲们这么支持。”

    封燊笑着说:“我们溪口村的乡亲一向热情。今天也算是喜迎四方宾客。大伙儿都听高兴。”

    “看得出来……”马小静笑着连连点头。“那边树下的老乡,这首曲子奏得挺不错呢。听着让人高兴。”

    封燊笑着说:“今天有大明星来与民同乐,我们这些老乡听说了,高兴的。”

    马小静目光闪了闪,点头说:“与民同乐,这个提法好!”

    看来,她是听明白封燊的潜台词了。

    封燊笑着说:“大众的欢乐才是真正的欢乐嘛!观众们应该也喜欢看这样的场景。”

    他都这么说了,马小静要是还不明白就白长了脑袋了。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素材。我让人将这个场面录起来。”

    “太好了,那你忙,我不打扰你了。”

    马小静去安排人,他也赶紧去跟杨村长他们打招呼。

    “啊,要拍我们啊?”杨村长扯了扯衣服。其他几个乡亲也明显有些紧张。

    封燊笑着说:“各位爷爷,还有叔叔伯伯。就跟平常练习一样就行。而且刚才好几百人听着呢,你们都不打怵,多了个镜头你们就怕了?”

    吹唢呐的乡亲笑着摇头:“那怎么一样,上了节目得多少人看啊。”

    “有什么不一样。就算以后全国人民都能看到。现在他们不是不在眼前吗?刚才人家导演就是因为觉得你们水平好才主动提出来要拍你们的。人家都觉得我们好,我们怎么反而不自信呢?”

    杨村长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轻咳一声,说:“我说,老伙计们。今天我们就拿出看家本事来。以前不是还说没机会上节目吗。现在机会来了,难道倒怕了?”

    其实都是老家伙了,第一次面对镜头,紧张只是人之常情。他们也不用封燊多说,在马小静带着人过来时,他们已经调整得差不多了。

    看他们准备好了,封燊就功成身退了。

    而那边,还在摆桌子,几个嘉宾笑容满面,在工作人员护着跟粉丝互动。签名、合照、握手。

    几百个粉丝,有几个明星一同应付,到不会让他们觉得太过累人。

    封燊看一切都挺顺利,也就在一边躲懒了。

    要是这场别开生面的‘粉丝见面会’圆满结束,节目组就可能将这一park弃之不用。

    而这个环节中,溪口村乡亲的主动对于节目组而言,也是一个亮点。哪怕不在节目播放,也肯定会在宣传中点明。

    那么溪口村的名头多少能让一些人记住。这些人应该会有一些嘉宾的粉丝。

    粉丝经济虽然开始萎缩了,但依然有很大市场。对于偶像曾经活动过的地方,粉丝是带着粉色滤光片的。

    加上今天这些粉丝肯定会在朋友圈炫耀一番……

    过些时间,溪口村应该就能享受到粉丝经济的好处了。

    那也不枉费他的一番谋划了。

    他躲在阴凉处,就这么静静看着,乡亲们的禁不住的笑意……

    突然身边好像来了个人。

    他转头看:“小兰?”好欧阿you?“你也来偷懒?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兰莛歘反个小白眼,抿嘴笑说:“我就一个临时工,要什么风格?”

    封燊看了一眼那边护着嘉宾的工作人员,确实有几个是她的同事来着。

    “你被排斥了?”

    “没……”她闷声说。“是我主动发扬风格,将机会让给有需要的人。”

    这个场面虽然需要很多人协助。但现场还真没什么是她能帮上忙的。

    这个素材并不是设计好。不需要多少提前准备,却更需要随机应变。

    她这样没有多少经验的人,凑上去反而容易出错……为免做多错多,她索性躲一边。

    当然,大概是因为是她之前有了上镜的机会,其他人也确实将她排挤在外了——混这行的,没几个人不想上镜——心情难免不佳。

    见到封燊也在一边躲着,她鬼使神差就过来了。

    封燊笑了笑。

    “封先生……你好像很高兴?”

    “是啊,我挺高兴的。你要不要,要的话,分你一点。”

    “想要,你分一点给我呗。”

    封燊突然扭头看她,脸上笑成一朵花,不过是一朵发育不全的菊花,偏他眼睛还眨得像是装上了50Hz的交变电。

    兰莛歘扭头噗嗤笑了,口沫都喷出来。

    封燊收起怪脸,笑着说:“看来你收到了。”

    兰莛歘脸上笑意更忍不住了,好不容易才控制住面部肌肉,抿嘴笑说:“我还以为,你是那种比较板正严肃的人呢。”

    “我什么时候给你那样的错觉?我几个前女友,总会说我这不好那不好的,但从未说我无趣。”

    “所以你才痛定思痛,改了风格?”

    封燊扭头看她,似笑非笑:“我也没想到,你原来是这样牙尖嘴利的兰莛歘。”

    “哪有?我只是就事论事!”

    “对的,我也是在就事论事!”

    兰莛歘双颊微微鼓起,扭头。

    封燊制住蠢蠢欲动想要顺顺她毛的手,笑着说:“我要回去了,你要不要一起?”

    “我大概不好回去。”

    “有什么不好的,你可是跟我签了用工合同的。既然这里没你的事,那就回去给我干活。那有什么不对吗。”

    兰莛歘想了想,说:“我先跟马导说一声。”

    “我在车子那边等你!”

    坐上车,气氛好像有点不对。两人都没说话——不过也就两三分钟的路程而已。

    下车后,兰莛歘又找到‘说话方式’:“封先生,刚才他们挖了不少竹笋,我们节目组留了一些,我给你送一点过去吧。”

    封燊点头说:“好……我正好有些火腿。火腿焖竹笋正好……要不,晚上你来吃点?”

    兰·友邦·莛歘惊诧莫名:“这……不~太好吧?!”

    一共五个字,从她嘴里说话来,差点变成了咏叹调……

    封燊无所谓地说:“有什么好不好的。反正我是没坏心的,难道你有?”

    你才有坏心。你全家都有坏心!!

    兰莛歘差点羞愤得想咬他。什么叫他没坏心,她有?

    她要真有坏心,还用得着陪人吃饭?抛半个眼神勾勾半个手指就能搞定了!

    她凭什么那么自信?

    因为她一个同学只有她七分美,抛个媚眼,勾勾手指就能将学校里大多数女生心目中的男神给钓到手了。

    emmm……以上,转载自她朋友的自夸词。

    让她拒绝封燊的晚餐,其实也需要很大决心。

    每天他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能飘三里远。

    其实,她早馋了。

    有时候,她也想过。现在整个节目组的同事都在误会她跟他有关系。两人平日里不怎么接触,反而被认为是欲盖弥彰。

    她在别人眼里成了被包养的那个,也算有苦难言。蹭他一顿饭,大概不算过分吧。

    可总是提不起那个勇气……要脸的人,生活总会难一些。

    现在他开口邀请,她差点就答应。如果不是他说得那么难听。

    “我还要先给他们准备晚饭。”心里有怒气,语气都生硬了些。

    封燊好像没注意到她的情绪,笑着说:“他们今晚的晚饭,我给准备了。就当是收买一下人心。”

    今天乡亲们出镜了,但能不能播出还要看最后的剪辑。他做一顿饭‘犒赏’一下他们,似乎也是必要的。

    没错……他越想越觉得这样才合理。

    反正,他不可能是为了让她不用给那些人准备晚饭,好跟他一起吃,才这么决定。

    不管她信不信,反正他信了。

    不管他信不信自己的鬼话,兰莛歘明显是不信。

    她目露怀疑:“节目组足有三十多人呢。你一个人做?忙不忙得过来?”

    “你总吃过流水席吧。几个人做几百人的饭菜都忙得过来。三十来个人,我一个人做不来?”

    真以为她什么都不懂了?

    兰莛歘当然吃过流水席。她家就办过一次,正是因为她高分考上了大学。

    那天虽然只是请了一个大师傅,带着几个徒弟。但他们只是负责做菜,准备食材,还是要请村里十几二十个乡亲帮忙才忙了过来。

    又听封燊说:“你给我打下手,现在开始做,肯定误不了饭点。”

    兰莛歘心动了,嗯啊一声:“那我先问问马导。”

    “你问吧,我先去准备食材。”封燊知道马小静肯定不会反对的。

    果然,封燊才拿出一个火腿和五只飞龙,她就进了厨房:“马导说,多谢你。今晚的晚饭麻烦你了。”

    “那行,你培的豆芽还有吗?”

    “有,是绿豆芽,可以吗?”

    “可以,你将豆芽和竹笋准备好,我等会过去带过来。”

    “哦,好。”

    她走后,他又从空间里取出五条黄河鲤,这个鱼贵是贵,但也不是经常有人找他买。

    而且系统刷新的频率相对比较高。上次卖出去一百条,前两天又刷新了一次,现在又积下五十多条。

    好东西放着不吃,不是他的风格。

    而且,今晚他还要招待吴鹏和庄主任。再弄一条鲥鱼出来。

    嗯,再弄八只面包蟹。人太多只能炒的。

    在做一个东坡肉,猪肉也够用。

    ……

    最后去二进提了豆芽和竹笋过来。

    兰莛歘空着手跟进来:“我要做什么?”

    “洗豆芽、切竹笋,竹笋横切,切段。手套在那边。”

    “哦。”兰莛歘从小是做惯了家务的,这点事难不倒她。

    封燊自己切肉。猪肉连肥带皮切成方块,还用水草十字交叉扎着。据说这样能防止肉块煮散了。另外能带着水草的香味,而水草也能吸走一部分的油脂。

    东坡肉需要时间,所以这个先做了。

    不过这个菜不用总看着火,中间可以做其它菜。

    兰莛歘只是洗了菜,然后就插不上手了。

    切菜,她本来自己是会的。

    但看过封燊切的,火腿一片片厚度均匀。螃蟹一刀刀的剁,都是一刀两断,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切好了,拼凑起来看着还是一只完整的螃蟹……

    真长姿势……以后她都不敢说自己会切菜了。

    她在一边拢着手没事做,干看着又有点尴尬,就没话找话说:“你也没比我大几岁,我听说你做菜的手艺比那些大饭店的大厨还好……你怎么学的?”

    “知道天赋不?”他的天赋就是系统。

    “……”天就这么正儿八经地聊死了

    不过不说话又有些尴尬,于是兰亭序再接再厉:“这条白色的是什么鱼。我好像没见过。”

    “这是富春鲥鱼。”

    “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鱼。”

    “是比较少见了。”

    “这条鱼怎么做?另外四条鲤鱼一起做吗?”

    “鲥鱼清蒸最鲜。鲤鱼是给你那些同事吃的。鲥鱼我们自己吃。”

    “啊?不是我们一起吃吗?”

    封燊笑着说:“是我们一起吃啊。我做的菜,难道你还想吃独食?”

    这话就有点逗弄的意味了。

    可惜兰莛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是自己没说明白:“我的意思是,跟我那些同事一起吃。”

    “今晚你们老板会来。”

    “我们老板?吴总?”

    “对,还有电视台的庄主任。晚上我们跟他们两个一起吃。”

    兰莛歘一听,退缩了:“这样啊。他们来一定是有工作要商量,我还是跟同事一起吃吧。”

    “单纯私事。他们要是为了工作就不会晚上来了。”

    “那也不好意思。”

    封燊失笑,说:“我跟他们又不是要搞玻璃,你干嘛不好意思?”

    她噗呲笑了一声,连忙忍住了:“如果是那样我还真想观摩观摩。可惜不是。”

    哟呵?

    封燊回头看她,似笑非笑:“小姑娘思想挺开放的嘛。”

    兰莛歘‘嗯哼’了一声,说:“其实不是开放。就是想亲眼看看,确定一下那具体有多恶心。”

    “……”轮到封燊无言以对了。

    天,这次是被她聊死了。

    啪啪啪,哆哆哆……

    一块生姜,被拍了三下,又被剁成姜末。封燊手一抹,用刀将它放入配料碗,笑着说:“你真的喜欢做节目?还是喜欢上电视?”

    “也不是喜欢上电视。我只是希望自己的想法能通过电视节目展现出来。我更喜欢做幕后。”

    “之前你不是说想进电视台。要真想进,单靠成绩是不行。还要人脉。今天要来的那个庄主任,还是有点能量的。”

    “哦。”兰莛歘好像没听明白他的暗示似的。

    封燊知道她是在装傻:“要说让我专门将你介绍给他,我也没那个闲情。今天是碰巧了。

    “你要能认识的那么一个电视台的实权人物,以后不管是进电视台还是自己开个工作室制作节目,也总是有好处的。”

    兰莛歘似乎颇不以为然:“我认识他有什么用。他又不会认识我。再说,进电视台只是我现阶段的理想。也不是说非进不可。”

    “你倒是务实。”封燊这话不无赞赏。

    “那是我心里话。”

    她不等他说话,突然问:“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

    “我不是关心你,是关心你毕业后能不能按时还我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