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刺客何春夏 > 第五十八章 梦
    “咱们把巫马坤放出来了。”

    “嗯。”

    “还让大威镖局正常出入。”

    “嗯。”

    “还要跟大威镖局一起走。”

    “嗯。”

    “怪怪的。”张舟粥挠挠头。

    祝金蟾斜他一眼,“这都不懂,你师哥的意思是咱们混入其中,再找机会下手。”

    何小云只是苦笑,并不点头,对了张舟粥叹气,“师弟,你可知这趟镖到淮安会交给谁,方书。”

    方书?张舟粥已有些时日未听见这个名字,想过一阵反应过来,这?师父?爸爸的托孤之交?便宜师父隐与市井但神通广大,先前用二十四长生图和长恨换了自己可以拜入叶师门下,对自己可谓尽心尽力,怎么会和这趟镖扯上关系。

    何小云见他陷入沉思,仿若在雾里看花,自己又何尝不是,思绪渐渐飘到一个时辰以前。

    衙门牢中。

    “巫马坤,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这趟镖里有东西,你那个十方商会的随行,叫什么魏雪竹的,厉害,滴水不漏。”何小云敲敲牢门,牢内一个巨汉背手而立,面朝墙壁,“大威镖局的总镖头,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待在这个地方也太委屈,我只是想知道镖里藏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讲了就放你走。”

    “既然见过了魏雪竹,你应该清楚有些东西是永远都见不到的,又何必问呢。”巫马坤笑了一声,并不回头。

    “我身上这件是御赐的麒麟服,北镇抚司千户何小云,竹林党人。十方商会的魏红英上任会长后对竹林党多有援手,我们算是有旧,知道这趟镖是十方商会所托之后,我就没有再严查,已经放进城了。”何小云再敲敲牢门,“自己人。”

    巫马坤转过身来,抱拳在胸,饶有兴致地看他,想分辨出他刚刚的话里有几分真假,“何兄弟曾对梁全仗义出手,这话我愿意信你。”巫马坤走到牢门前,只伸手一推,牢门的铁锁竟生生绷断。

    巫马坤走出牢门,低头看着何小云,何小云神色如常,并未出手拦截。

    大步离去。

    “东西分了很多出来,其中几样你们见过,就在我背来的车上。”

    突然回头看他,意味深长,“何千户,以后还是不要对秘密太执着了,咱们都是棋子而已,知道的太多反而会误事。”

    车上的东西?何小云一一回想,只是寻常的药材啊,并未太留意后面一句,突然想起那日祝金蟾的话。

    “这几样好像不是药材。硝石,硫磺,木炭,臭死了。”

    硝石,硫磺,木炭...

    火药!

    干他吗的,十方商会到底想干什么?

    何小云突然愣住,巫马坤刚刚的话刺耳起来。

    咱们都是棋子?谁的棋子?十方商会的棋子,不可能,十方商会没有这么大的魄力。

    竹林党的棋子?苏先生的棋子?

    苏先生,苏先生到底,想干什么?

    棋子?淮安?

    何小云大惊失色,夺门而出,大路上镖局方向,巫马坤人高马大,极为显眼,全力施展轻功追上。

    “还有一件事要问!”

    巫马坤见他如此失态,有些吃惊,没来得及细想,点点头。

    “这趟镖到淮安,要交给谁!要交给谁?”

    “金玉满红楼,方书。”

    何小云长舒口气,不是她,不是她...方书,这名字好像那里听过,叶师的那个故人?张舟粥的师父,他不是不想掺和这些事吗?他怎么会牵扯进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渐渐冷静下来,可无数条线索搅成乱麻,难以抽丝剥茧将其理清,头痛起来,连连叹气,忽然左肩被重重一按,回过神来,巫马坤一脸担忧看着他,“何兄弟,你没事吧?”

    “巫马坤,这次我公务在身,亦要去向淮安,你我同路如何?”

    ......

    “你看咱们俩确实也到岁数了,就得学学这司马大爷,没事出门遛个鸟,回家练剑养养生,偶尔接个活出个面帮帮江湖上的闲忙,一天到晚倍儿高兴倍儿舒坦,这什么家长里短啊,少操心,来,喝。”十四月中持杯举前了,叶殊叹气连连,举杯相碰。

    坐一旁的司马玦一脸不高兴,“我糟心着呢,刚收了个宝贝徒弟,疼还来不及,都没疼热乎就给让人欺负了。江湖儿女,快意恩仇,讲道理要换个其他人,我早一剑刺死他了,可偏偏是个刺不得的,真气人。”

    “别提了,别提了。”十四月中连连摆手,“不就是被打了一顿,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尤其是小叶你这个夫人啊,情绪非常激动,丝毫不顾其他人的想法,屁大点事,就嚷嚷要回扬州,非常的可恶。”

    “夫人她心疼衫衫,主要这些年衫衫过得不好,多有愧疚。”叶殊又叹气,连饮数杯,狂澜生笑笑,替他斟酒。

    四人此刻位于醉香楼上房,酒过三巡,除了狂澜生,另三人都有些醉意。

    十四月中持筷敲碗,“小叶你想想,咱们都活到这岁数了,姑娘们也大了,总要嫁人的。春夏这没开窍的都有那小跟屁虫屁颠屁颠一天到晚跟着,还有我这徒弟和齐小王八蛋都惦记着呢,更何况娟儿和莫青衫。娟儿可是女学里的才女,听燕栀说,国子监慕名前去偷看的人可不少啊。莫青衫论剑会天下扬名,这两天我驸马府门前车水马龙,都是求见求亲的。”

    拍拍叶殊,“小叶,要我说,这是好机会,多少青年才俊排着队的给咱们挑。看小王那架势之前就巴不得给娟儿找个乘龙快婿,你和你夫人也商量商量,两个姑娘,都挑个合适的,嫁了,咱们也省心,每日饮茶喝酒,画符练剑,不亦乐乎,你说有没有道理。”

    司马玦拍桌而起,“那个小王八蛋敢娶我的徒弟,我要一剑刺死他!”花白的胡须上溅得满是酒渍,狂澜生赶忙过去扶他坐了,“先生别激动,没人要娶莫青衫姑娘,先生先坐,先坐。”

    叶殊连连叹气,“有理有理,都听夫人的,都听夫人的。”

    “叩叩叩。”

    屋门被轻轻推开,杜观山探头来看,瞅见一片狼藉,冲忙活着的狂澜生笑笑,进门来,“几位先生怎么喝成这样,今日朝堂上可是出大事了。”

    狂澜生好奇,“何事?”

    “圣上执意要册封莫青衫莫姑娘为敬妃娘娘,苏先生和几位大学士都不同意,朝堂上吵的那叫一个热闹,主要是莫姑娘出身不好,也没什么功劳,还是给硬拦下来了。”杜观山过来跟着扶人,十四月中摆手,自己搬了凳子坐到窗边,“听说先生们在这儿喝酒,特地过来问问怎么回事。”

    “听春夏姑娘说,莫姑娘昨天被圣上邀请进宫赏桃花,圣上来了兴致非要莫姑娘唱戏,莫姑娘不乐意,就冲撞了圣上,挨了顿重打回来。我估摸着圣上就是心里觉着叫人把一个姑娘打这么重,有些愧疚,今儿个就闹了这么一出。”狂澜生笑笑。

    “怪不得。”杜观山站去十四月中身边,请过好,“十四先生,今日退朝,苏先生有些事想与先生商量,托我带了几句话来。”

    十四月中目光呆呆望向窗外,用手指敲敲自己的耳朵,示意自己在听。

    “其实在先前,东宫与竹林党之间的斗争,不过是朝野之间的心照不宣,都知道东宫势大,竹林党只是苟延残喘,靠着苏先生和锦衣卫硬撑。这次展先生出事,东宫势力有所收敛,可展先生毕竟还没有死,展先生在,东宫的人心就在,东宫的根基在,有些事,终究就不能实现。”

    “虽然东宫在平日的小事上多有忍让,可一但涉及实事变动,便决计不肯松口,苏先生强硬了些,立马有联名上奏说苏先生搞一言堂。内阁里的大学士们都盯着他的首辅位置,多有隔岸观火之意,并不澄清。宫内的太监尽数为东宫门下,一直在圣上耳边吹风,圣上也有些厌烦,苏先生的话不再入耳,行事有些越来越任性。苏先生自觉势单力薄,想求十四先生亲自出面,制衡东宫和圣上。”

    十四月中依旧盯着窗外,打了个哈欠。

    “过几日我就回扬州了,朝堂,江湖,与我何干。”

    杜观山听闻此话立刻跪倒拜过,“苏先生讲,展先生若是有天走了,世上怕是再无人能压住圣上,圣上并非明君,行事肆意妄为,并不会思量后果,喜欢由着性子胡来,若是耳边有人进献谗言,怕是我大余朝再无今日之盛景。”

    “请十四先生为天下苍生,出手相助!重回道教领袖之位,执掌道录司,我大余朝的持国云中圣君也该出现在他真正的位置上。”

    狂澜生咂舌,“不惜抬出道教礼法来,也要制衡皇权和官权,苏先生到底想改变些什么?”十四月中嗤鼻笑笑,“老苏以前是个爱做梦的人,我还以为他忘了,原来只是隐忍到了今天,憋着坏呢。”

    杜观山哈哈大笑,跪地不起,“先生,人活在世,就当有梦可做,总要有些伟大的事要去实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十四月中跟着大笑,转身扶了杜观山起身,“小杜,你出生时我二十岁,意气风发,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一切想要去改变的东西。如今你都二十六七,你妻妾成群,兵权在握,富甲一方,是建功立业的年纪,做梦是好事。”

    “我年纪大了,巴不得一觉睡到大天明,倍儿舒服。至于天下苍生,老苏和你不是操心着嘛,这事以后就别提了。”

    嘱咐狂澜生,“轰出去,轰出去,不欢迎他。”

    杜观山再要开口,却迎上狂澜生笑脸,打着哈哈将他向外撵,被推出门外。

    ...

    这酒楼明明是我家的,吃饭不给钱,还要撵我走。

    那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