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让子弹飞开始 > 第56章 以直报怨
    “木兄开玩笑吧?你还能冲撞我的清誉?”

    陈昭缓步走来,轻轻地扶起木高峰,然后将驼刀交到木高峰手中,笑道:“天下人都知道木兄从来都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谁又在乎你说什么。”

    若是其他人这般将木高峰扶起,还把他的驼刀还给他,木高峰有十七种办法反手一击,至不济,他驼背上藏着一袋毒水,危机之中可以杀敌。

    但刚才陈昭显露一手,彻底震慑了木高峰的胆魄,让他不敢有半分举动,只得战战兢兢的站起来,陪笑道:“岳掌门说得对,驼子在塞北野惯了,没了教养,说话颠三倒四,丢人现眼,岳掌门倾心教导,驼子深受教育,日后定然痛改前非,不再胡言乱语。”

    “木兄能知错就改,真是善莫大焉啊。这样吧,你若是早点返回塞外,终生不履关内,我便依旧当你是好朋友,如何?”陈昭说着,轻轻地拍了拍木高峰的肩膀。

    木高峰顿时忙不迭的答应了,但是随即肩膀秉风穴一热,只觉得一股热流进入体内,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糟糕,他对我做了什么?难道岳不群心胸狭隘,要取我性命?”木高峰心中骇然。

    “哎呀,忘了告诉你,木兄,最近我精研华山派内功,不小心将少许内力注入你的秉风穴内。”陈昭淡淡的说道。

    “岳掌门,驼子已经认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木高峰苦着脸说道。

    “瞧木兄说的,我华山派乃名门正派,岳某也不会滥杀无辜、这点内力其实也没什么作用,只是若木兄离开塞外苦海之地十天,享受到中原的风花雪月,便会疼痛难忍,你若是现在赶回塞外,此生再不南下,可保终生无恙。”陈昭笑着说道。

    “驼子马上返回塞北,再也不回到中原了。”木高峰急忙说道。

    “既然如此,木兄好走。我就不远送了。”陈昭再一次拍了一下木高峰的肩膀。

    木高峰弓着身子,缓缓后退,直到周身黑暗遮住了对面的岳不群,才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他为人机警,此次栽倒陈昭手中,不敢有半点报仇的心思,一边走一边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岳不群这厮的内力确实从我肩膀秉风穴进入我的经脉的,不可不防,我还是尽快赶回塞外为好!”

    陈昭瞧见木高峰的背影在黑暗中隐没,冷冷一笑:“这次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他当然是在忽悠木高峰。

    他注入的是紫霞真气,可以潜伏木高峰体内半个月,半个月后,就会在木高峰体内爆发开来,摧毁他的经脉,让他武功全废,力气全无。

    武功全废、力气全无的塞北明驼,和一个街边乞丐没什么两样,说不定一个小小的街坊大妈几句话就能把他喷死。

    便在此时,林平之奔将过来,双膝一屈,跪倒在地,不住磕头,说道:“求师父收录门墙,弟子恪遵教诲,严守门规,决不敢有丝毫违背师命。”

    陈昭微微一笑,说道:“你刚才隔着墙辱骂余沧海,救我弟子一命,单凭这份侠义之情,便值得我收你为徒,只是你还没禀明父母呢,也不知他们是否允可。”

    林平之磕头道:“弟子一见师父,说不出的钦佩仰慕,那是弟子诚心诚意的求恳。而且弟子得蒙恩收录,家父家母欢喜都还来不及,决无不允之理。家父家母为青城派众恶贼所擒,尚请师父援手相救。”

    陈昭点了点头,道:“起来罢!好,咱们这就去找你父母。”回头叫道:“德诺、阿发、珊儿,大家出来!”

    一时间众弟子从墙角涌出来,齐齐向陈昭祝贺新收弟子,更有岳灵珊要当林平之的师姐。

    这倒不是岳灵珊见异思迁,而是她见识过林平之的武功,实在是低微不堪,自己还救过他,所以岳灵珊此时看待林平之,是站在强者的角度来看的。

    这样的心理优势,很难以小师妹的心态称呼林平之为“师兄”。

    陈昭也不为己甚,他是有大悟性大功力的宗师高手,这种小儿女心态根本不入他的法眼。

    若说刚才,令狐冲尚藏在群玉院,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出声,令狐冲害怕自己责罚,定然已经悄悄逃走,反正他有仪琳在身边,潇洒得很。

    果然自己派了两个弟子入内,没有找到这个大弟子,便径直率领众弟子径往刘府拜会。

    刘正风得到讯息,又惊又喜,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君子剑”华山掌门居然亲身驾到,忙迎了出来,没口子的道谢。

    陈昭既然要发扬“君子剑”的美名,那当然表现的非常谦和,满脸笑容的致贺,和刘正风携手走进大门。

    天门道人、定逸师太、余沧海、闻先生、何三七等也都降阶相迎。

    其中余沧海心怀鬼胎,寻思:“华山掌门亲自到此,谅那刘正风也没这般大的面子,必是为我而来。他五岳剑派虽然人多势众,我青城派可也不是好惹的,岳不群倘若口出不逊之言,我先问他令狐冲嫖妓宿娼,是甚么行径。当真说翻了脸,也只好动手。”

    陈昭和诸位大佬打过招呼之后,最后见到余沧海,直接伸手握住他的手腕,笑道:“余观主,多年不见,你的事业越做越大了,都冲出三峡,走向福建了。我来给你引见一个人,平之,过来。”

    余沧海暗道:“这岳不群果然没安好心。”急忙运功,想要摆脱岳不群的束缚。

    哪知道这一运功,顿时觉得自己手腕如被铁箍一般握住,根本挣脱不得,当即骇然。

    “是!师父。”林平之从他身后闪出,向陈昭施礼之后,怒视余沧海。

    陈昭不等余沧海说话,笑道:“余观主,听闻你为了夺取辟邪剑谱,囚禁了林震南夫妇,岳某就以为不妥,有失你青城派名门之风,如今凑巧,林震南之子林平之已经拜我为师,入我华山派门下,看在岳某的面子上,把林震南夫妇放了,让他一家三口团聚,你看如何?”

    余沧海没有答话,拼命运转内力,想要挣脱陈昭的控制,可是他使出全身功力,却是难以挣脱,一时间,一张脸憋得通红。

    林平之看着余沧海的表情,知道师父正以无上神通对付余沧海,心中不由得大畅,对陈昭的崇敬更加深了几分,只是他也知道,这周围都是前辈高人,轮不到他说话。

    刘正风在一旁看着,眼见不对,急忙上前说项。

    “岳师兄,今日是我金盆洗手之日,你和余观主都是远来是客,不必伤了和气,有什么事不如坐下来慢慢谈。”

    陈昭正色道:“刘贤弟有所不知,余沧海囚禁了我弟子的亲生父母,已经伤了我华山派的和气,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余沧海若今日不放了我弟子的家人,我便只好以直报怨了!这可是圣人教诲,君子当奉而行之。”